澎湖外海的小島,幾百年來恐怕都未曾發生過殺人案件,大倉島的是見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傳遍整個馬公,小小的馬公分局幾進了所有進駐在澎湖的媒體的記者。

        周君平成為案子報案人與證人。
       「你認識被害人嗎?」負責偵辦的刑警年紀大約五十好幾,一付精明幹練的模樣,這也難怪,如此驚動地方的案子理應由最有經驗的老刑警來偵辦。
      「昨晚住進民宿後才認識,稍微聊了幾句!」周君平避重就輕地回答。
       「好像不是這樣,被害人是用假名登記入宿,幾十天下來,連民宿老闆都被蒙在鼓裡,你怎麼會那麼清楚他的名字?」老刑警問訊相當老練,句句打中周君平要害。
      「你認識嫌犯嗎?」
        周君平搖搖頭。老刑警原本柔和的目光,頓時尖銳起來。
     「那更奇怪啦!有證人說你一整天都在碼頭釣魚,難道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事先,可以在第一時間趕到命案現場?」老刑警言下之意就是他不相信周君平只是單純的證人,正在周君平考慮要表明自己的特殊身份前,有一位年輕警察走過來靠著那位老刑警的耳朵旁講了幾句話。
       「你等一下,局長請你到他的辦公室。」那老刑警露出那種小心翼翼的懷疑眼神。

      「來,你請坐。」局長指著手邊的椅子,那是張頗有歷史的日式藤椅。
        另一頭傳出熟悉的聲音:「沒想到在這裡還會碰到老同事。」

       原來是前反貪腐小組的檢察官老楊,過年前一天才遭到章賢祥報復性調職,過年後剛被調來澎湖地檢署。

     「我昨天才來澎湖地檢署上班,今天就碰到和老同事有關的案子。」

       這位楊檢察官還沒去反貪腐小組前,好歹也幹到高分院的二審檢察官,沒想到不過就只是質疑章賢祥的偵訊程序的瑕疵,就被一紙人事調動公文發配邊疆到澎湖,還被貶為主任檢察官。若用一般上班族來比喻,就像是總公司廠長一口氣被貶到澎湖當分店店長。

        楊檢察官碰到老同事周君平出現在殺人案現場且成為證人感到相當不可思議,為求慎重起見親自偵訊,畢竟,司法界天字第一號單位反貪小組的檢察官牽扯在地方殺人案件中,再怎麼不敏感的人都能嗅出其不尋常的氣氛吧。

     「周檢察官?」楊檢察官連喚了幾聲:「周君平?」
       周君平回過神,發現自己一直在擠壓早已捻熄的煙蒂。
      「你一口煙都沒抽。」周君平笑了笑,重新取了根煙點燃。

     「這案子很敏感。」老楊看著周君平說著。
     「看第一時間有沒有接到關切電話就知道敏不敏感。」周君平說出了多數辦案人員的心聲。

     「關切的電話早就來過了,你們反貪小組的章老大剛剛來電,要馬公分局把案子移送給你們,而且還要你負責押解嫌犯回台北。」聽得出來老楊有點不太甘心。

      「老楊,你的看法呢?」周君平反問。

      「這是章賢祥的一貫手法,在他的手上不是把小案辦大,就是把大案辦小,看起來,柯季聰這個嫌犯對他而言相當重要。」老楊分析著。

      「我不是問你這些,我是問你,如果你是我,會怎麼做?」周君平看著老楊。

        個性耿直的老楊用嚴肅的眼神望著周君平許久,時間彷彿暫時凍結,

       「司法執法人員,抗壓力是很重要的一部份,每個人都能在浴室裡輕鬆唱歌,但又有幾個人能在大庭廣眾面前唱得一樣的好?在壓力之下,一切都會變的不一樣的!像我,反正都被調到澎湖來,還能更慘嗎?」老楊語重心長地說道。

      「連江地檢署算不算更慘呢?」周君平苦笑地回答。

        原來周君平也已經接到了章賢祥的電話,章賢祥警告他盜錄葉子翡通話、擅自騷擾秘密罪人等事情已經東窗事發,所以就開了條件給他將功贖罪,就是要他將柯季聰帶回台北,而且不得讓任何人接觸柯季聰,若周君平不從的話,即日起就會被調派到位於馬祖的連江地檢署。

         當然這很明顯,章賢祥想要降低這個案子的擴散面,保護在背後真正指使的人。

        原來,那天晚上添董用「大發銀行總經理」的位子許諾藍瑞克,只要藍瑞克幫他「處理掉」知道太多秘密的沈潔森,本來是打算讓沈潔森看起來像是「投海自盡」,連遺書都事先準備好放在沈潔森家中,並買通了軍醫院醫師假造沈潔森憂慮症的病史。

       換句話說,就是要讓外界以為沈潔森是因為心情不佳跑到澎湖大倉島去投海自殺,於是,藍瑞克便指示自己的愛人柯季聰遠赴大倉島去幫沈潔森「加工」,但不料卻被周君平撞見且被逮個正著。

       所以添董為了不讓事情的真相曝光,才會指示章賢祥對澎湖警方施壓,讓柯季聰移送到自己可以掌握的檢察官手裡偵辦,如此一來,就當成是單純的殺人或傷人犯,反正到時候隨便作個偽證,證明沈與柯之間有財務糾紛便可以草草結案。

       一位員警急忙衝進辦公室:「報告局長,被害人沈潔森剛剛宣佈不治…..」

       老楊、局長和周君平三個人面面相覷,周君平開了口說:
      「這已經從殺人未遂案變成命案了,反貪腐小組沒有職權干涉地方的刑事命案,反正公文還沒送到,我呢!還在休假中,所以你們趕緊移送吧,免得夜長夢多….」

        「馬祖挺不錯的,老弟!司法人一生中追求的不過就是良心二字。」老楊拍拍周君平的肩膀。

        是嗎?周君平心想自己堅持的只是為了小茹而和良心扯不上關係,況且,周君平心中對於證人沈潔森死亡暗自竊喜呢,因為如此一來,對於小茹的指控就死無對證了,只要再證明沈潔森匯給小茹資金的來源與博發或葉子翡無關,小茹其實就能因罪證不足而撤銷通緝。

      「連江地檢署最多的案子是哪一種?」

       「觀光客喝酒鬧事!」
        堂堂一個由國家栽培多年的查緝金融弊案專家,就這樣被調到馬祖,這個國家無形中到底浪費了多少人力資源。

        其實在局長辦公室內讓周君平心神不寧的,並非被調派到馬祖這件事情,而是沈潔森臨死前託付給他的資料。

        沈潔森生前因操作股票失利而欠了數千萬債務,只好挺而走險替添董與章家做一些抬面下的骯髒事情,然而他心裡有數,替魔鬼做事總要替自己留些後路,所以他為了自保,這幾個月以來暗中調查一些事情,並且將查到的事情一一留下記錄與證據,以防哪天東窗事發時可以拿出來保護自己,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添董竟然直接要了他的命,讓他連討價還價的翻身機會都沒有。

      周君平取出沈潔森藏匿在圖書館置物櫃的文件,整整十幾個厚厚的資料夾,看不到十分鐘便覺得眼花燎亂,畢竟自己是軍校出身,對於財務金融的東西還是外行。


       p.s.這部長篇小說打算提前在10月20~25日寫完,所以出版日也許可以提早到11月下旬,
        全書預計寫十五篇,篇幅大約22萬字上下 
        第十二篇以後一律鎖好友' 第十三到第十五篇不會在部落格上連載,大結局請期待出版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