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君平的外表總是給人陽光開朗的錯覺,事實上可是個容易鑽牛角尖個性的人,在反貪腐小組的那種工作環境中,一方面只能讓外表看起來漫不經心,或是以局外人的心態對那些不公不義視而不見,一方面卻又懷抱著想要替父母陳冤的仇恨心,在還沒遇到吳麗茹之前,他是被自己的復仇心困在黑暗角落裡,天天面對當年破壞自己家庭的罪魁禍首卻無能為力。

    周君平的陰影來自於破敗的家庭,這種陰暗的力量往往會拘禁自己,畫地自限,並讓自己在隱形的囚牢中過完餘生。

    他其實已經負責跟監吳麗茹半年以上,每遙望這位謎樣的女孩一眼,她的光芒就照亮他人生黑暗區域一點點,愛情就好像無意被燃起的火苗,從意料之外的地方到處竄燒。

    他知道沈潔森的話有一部份的確是真的,周君平看過小茹所謂的AB檔案,詳細地記載著小茹的生平經歷所遭遇的大大小小事物,當然也記載著與小茹牽連的一些不光彩的醜聞。

   睡不著覺的還有沈潔森,但他可不想繼續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他想要趕快做個了解,於是他打了通電話給添董。

「添董,是我!」沈潔森有點惶恐。
「你在哪裡?」添董一聽就知道是沈潔森。

「我沒亂跑,還是老地方等消息。」
「你說過你會消失的,檢察官那邊也幫你安排好了,有什麼事嗎?」接到沈潔森的電話,添董可說是不舒服到極點。

  「你答應過,出庭作證後還再會給我五….」
  「電話裡別講這個!」添董立刻打斷沈潔森的話。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在想那件事情怎麼那麼久都沒有下文…..」
  「哼!沒辦法,一堆事情卡住了,你知道,小茹跑丟了。」添董不太想再講下去。

   「案子辦不下去不關我的事情啊!」沈潔森感到無奈,自己明明已經做了該做的事情,卻被別人的疏忽給拖累。
   「你別亂來,國華金控古家的勢力很大,你一亂跑就會被他們找到,指控他們古小姐的是你,不是我!」添董故意扯出古家。

   「添董!那些話去騙騙別人可以,這兩天有個叫周君平的檢察官找上我,是你老弟章賢祥那個反貪組的人,我才不管是你叫人來監視我,還是我在這裡的消息走漏,總之,我剩下的那一份趕快給我,否則….」沈潔森語帶威脅。

  「否則怎樣?憑你也有資格來威脅我?」見過各種大風大浪的添董根本不怕沈潔森這種小角色。

   「添董,你可能以為中禪院的事情沒有人知道?還有你和你大姐用中禪院和大安科技大學洗錢的事情….」沈潔森亮出底牌。

    電話那頭的添董沉默了一分多鐘後慢慢地說道:
  「這兩天你別亂跑,明天最晚後天,我叫人拿給你。」
  「我要人民幣!」沈潔森打算拿到錢後循小三通管道逃到廈門去

    添董氣呼呼地掛上電話,告訴在旁邊的黃薇說:
   「事情一件又一件的冒出來,所有的事情通通好像棉花糖,沾上了手就一團一團地黏上來。」看著黃薇已經將近四個月身孕的肚子,心情才好一點。

   「我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就好像腳邊有毒蛇接近,但是自己卻沒有注意,快要一步步踩上去的感覺。」添董其實也是會感到害怕。

   「誰是毒蛇?」
   「就是那個周君平,我派人去查那家爆葉子翡的料的周刊,一問之下就是這個周君平給的資料,沒想到他又擅自跑到澎湖找沈潔森。看樣子得叫賢祥把他調得越遠越好。」

    黃薇聽到周君平這名字,就會想到他手上握有自己的偷情照片,卻又不能說出口,於是一股嘔心欲吐的感覺擁上來,連忙跑到一旁的垃圾桶吐了起來。

   「想要吃什麼東西嗎?我叫司機去買給妳吃。」添董對懷孕的黃薇相當體貼,和他在金融界的霸道形象不太吻合,或許這就是母以子貴吧,一個五十多歲的半百男人能夠老來得子,這比起權位與財富可是珍貴多了。

    管家來敲了敲添董家中書房的門:「藍瑞克藍董事已經到客廳了!」

  「請他到書房裡頭來坐吧!」

   黃薇識趣地迴避,走出書房門口時恰好與藍瑞克的眼神對上,兩人眼神交會了一兩秒後,便個自裝作不熟悉的模樣,連點個頭都省略地各走各的。

   「抱歉!這樣晚還來打擾。」藍瑞克面對添董這位老長官可說是必恭必敬。

  「最近博發集團發生跳票宣佈破產以後,一堆投資博發股票的散戶竟然組成博發股東自救會,到處抗議,先是去那家掀開博發假存款秘密的雜誌丟雞蛋,接下來還去高檢的反貪小組抗議,更扯的是,還到證交所抗議。」
 
「這些股票族東怪西怪,就是不去怪博發公司,明明就是博發的葉子翡惡搞,竟然還怪起檢察官與記者,為什麼要舉發與偵辦博發弊案!」藍瑞克當然知道博發的責任大部份跟章家有關,然而整件風波的責任既然已經定調在葉子翡身上,這些圈內人自然就不會多說些什麼。

  「散戶之所以是散戶,自然有他們愚昧無知的一面,沒有這些散戶,我們金融界吃什麼呢?」添董輕描淡寫地說道。

  「對了!明天博發科技的債權銀行團會議,你們國華金控有什麼提議嗎?」添董明明知道藍瑞克來訪的目的,卻顧左右而言他。

  「我們會投贊成票支持安金控的提議,組一個重整團進駐博發,至於重整團的人事安排,一我們沒有什麼特別意見。」

    國華金控的總經理葉國強遭到收押後,其總經理職位暫由藍瑞克代理,所以藍瑞克從原來的閒散副總一躍而掌控國華金控實權,此刻,古家的老爺已經臥病在床,古家大小姐本來就是與章添祥是同路人,古家二小姐從來沒有掌管過國華金控且握有股權也相當低,原本當家的古三小姐又已經避走日本無法行使董事長職權;換句話說,添董已經透過魁儡慢慢地掌控國華金控。

  「添董,本來不是預定過年後就要開大發銀行臨時董事會,你怎麼突然臨時決定延期兩個月,這樣不會影響大發的正常運作?」藍瑞克實在不想兜圈子。
   「大發銀行的董事,有七個遭到收押,該換的還是要換啊。」

   「啊!」添董緊閉著嘴一臉嚴肅。
  「如果董事會時間拖個兩個月,那你跟我之間的布局和努力到底算什麼?」
    藍瑞克急著要招開大發銀行臨時董事會,那他就可以順利遞補原來葉國強法人代表的缺,正式當上大發銀行董事長。
  「現在的變數越來越多啊,那幾位董事都還沒被起訴,更別說是一審判決,你知道,銀行負責人的規定是要.….」添董搬出法條規定想要搪塞。

   「添董,我可是賭了命在做這樁生意,不一口作氣把古漂亮和葉國強掃出去的話,你也得不到大發銀行更別說國華金控。」藍瑞克把話說的死死的。

   「不必你來下指導棋,要不是你的人被葉國強騙得團團轉,還擅自跑去和調查局合作,我們手上的王牌證人呂安琳也不會臨時翻口供。」添董很不高興地回答。

  「那到底還有什麼辦法?」藍瑞克想到自己愛人柯季聰的愚蠢行事,氣勢不免就弱了半截。
   「辦法是有的….就看你有沒有決心了…」添董故意吞吞吐吐。他知道藍瑞克為了爬上銀行總經理的位置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既然不是來工作的,好不容易才入睡的周君平一覺起來已經是中午,下了半個多月的雨終於停了,周君平騎著借來的機車在島上兜風亂晃,只不過騎不到五分鐘就繞了大倉島大半圈,眼前的景色不是沙灘就是堆滿消波堤的小港灣,騎著機車迎面而來吹在臉頰上的是充滿大海氣味的風沙,過了中午,天還沒亮就出海的撒網的漁船現在陸續回來了。

    周君平選擇在渡輪螞頭旁邊的小港灣釣魚,他手裡拿著一根民宿老闆給他的,幾乎快要腐朽的爛釣竿,一看就知道是轉輪沒有上油,再加上潮水的影響,所以根本就無法轉住動,釣線也形成長年纏捲的彎曲狀,鬆垮垮地垂著,但他還是裝上了浮標,把向民宿老闆買來的南極蝦釣餌穿過釣勾拋進大海中。反正釣魚也不過是殺時間,笨拙的釣客模樣與不遠處在漁船上鏢魚的身手幹練的漁夫呈現很突兀的對比。

    當漁船卸好貨關上引擎之後,周圍變得萬籟俱寂,只留下波浪拍打著腳下堤岸的聲響。這個季節大倉島的漁獲大部份是沙蟹,周君平一邊釣魚一邊吃著民宿老闆幫他料理好的清蒸沙蟹,島上到處都可以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野生天人菊,迎著海風,靜靜地躺在好不容易才露練的冬天太陽下顯得更加奪目。

    如果可以和小茹一起來這裡…..偷起閒的周君平做起了白日夢。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