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君平愣住了好一會兒,沈潔森這個名字在幾年前曾經紅遍一時,幾年前沈潔森離開葉國強的團隊後和股票界傳奇人物李中一合組了一個投顧公司,那家投顧公司就以兩個人的姓氏各取一字做為公司名稱:「李沈投顧團隊」,被同業與新聞界戲稱為李大嬸投顧,不過戲稱歸戲稱,李中一靠著幾家特定的媒體力捧與包裝下也營造出「散戶救星」的形象,還一度投身添董的麾下擔任大信金控集團的「投資總監」,但沒多久就被添董與投資界視破手腳,不再施以金援,而現實的媒體也和李沈團隊漸行漸遠,失去了金主與媒體的奧援有如猛虎變成病貓,加上沒有真材實料只會坑殺小散戶的三腳貓功夫,碰到金融風暴後便一厥不振,李中一大師與李沈投顧團隊從此消聲匿跡。

        金融風暴導致股票大跌,李中一只好宣佈人生第三次破產,而跟在旁邊的的沈潔森也面臨一貧如洗的絕境,走頭無路下,只好透過老婆來拜託擔任大發銀行副總的小茹,當年沈潔森算起來是小茹著上司,只是不同部門罷了,而沈潔森的老婆則是與小茹在同一個交易小組的同事,耳根奇軟的小茹受不了昔日同事三番兩次地跑到公司來訴苦求人情,就答應了安排沈潔森到她的旗下幹個副理,不過,由於沈潔森曾經三番兩次出賣過葉國強與藍瑞克等老長官,所以葉國強知道這件人事之後,還再三叮嚀不能安排沈潔森在任何重要或者是會參與到機密的職務,於是,小茹就指派沈潔森擔任整個部門的總務工作,畢竟總務無法參與交易、授信或業務行銷。

        在金融市場中幹過壞事的人,只要有機會就一定會幹下一票,而那些金盆洗手的股市大盜,通常只是時不我予失去行騙舞臺罷了。沈潔森以前可以出賣葉國強,現在當然能夠出賣吳麗茹。

        既然黃薇可以很爽快地講出沈潔森這個名字,多多少少也代表著這可能是一條毫無頭緒的線索,不過,周君平不會擔心這些,畢竟他掌握的可是黃薇的死穴,一個手握權柄呼風喚雨的男人最無法忍受的就是他的女人的不忠,黃薇很聰明,她懂得計算,就像她懂得用許多會計的複雜手法與財務的各種創新工具,以博發集團的名義不斷地對外吸金,吸金後更是源源不絕地掏空這些錢,只是,周君平使終無法掌握到最後的流向,更讓他感到無力的是,連國家機器都在參與其中的掏空運作。

        明知道可能很難找到沈潔森這個人,周君平也得找下去,明知道這很可能只是一根讓他這條警犬忙得團團轉的誘餌骨頭,周君平也得死命的追下去。

        想要找沈潔森的人除了周君平以外還有小茹。

        剛剛離開這家餐廳沒多久的小茹,就碰上了台北冬天罕見的傾盆大雨,雨下的又猛又冷,為了躲雨只好走進忠孝東路的捷運地下街,渾渾噩噩的她心想乾脆坐上捷運,打算到大直的大信四菱金控總行,反正強老大如果忙得走不開,至少還有藍瑞克可以商量,想到一大早還到過藍瑞克的家中與他碰過面,總覺得今天過得特別漫長,剛跳上捷運就接到一通電話,打電話來的是大發銀行營業部的經理。

      「吳副總!不好意思打擾妳一下,妳在營業部的行員存款帳戶剛剛有一筆三千萬的匯款,匯款人是妳們部門的沈潔森沈副理,我是不方便說些什麼,但是我還是得通告妳一聲,對方是從大安金控的基隆分行匯出來的,匯款時間是今天中午十一點半….」

      「什麼?」小茹一時會意不過來。

        營業部經理以為小茹怪罪他為何托了幾個小時後才通知,急忙辯解說道:「今天是農曆前的營業高峰,匯款通常會比平常多塞個一兩個小時。」語氣中充滿了誠惶誠恐,小茹在銀行內被傳為是王董事長的私生女,而且又和未來可能入主的大信四菱金控高層相當熟稔,的確,大發銀行行內有許多人對小茹抱持著相當敬畏的態度。

        聽到這個消息的小茹整個人陷入恍神,連捷運轉車都下錯了車站,本來要轉內湖線大直的竟然搭成蘆洲線,迷迷糊模糊地跟著人潮在行天宮車站下車,過年前的行天宮可說是市區中人聲鼎沸的地方之一,在行天宮這一站下車要去拜拜的人也是擠滿了整個捷運,心不在焉的小茹走出捷運站一看,香火鼎盛的行天宮就在面前,這才回神過來。

        沈潔森匯款給她三千萬,如果他就是博發公司行賄的窗口的話,這筆匯款不正就是擺明了設計了一個火坑讓小茹跳進去,其實以金融市場抬面下的慣例,這種行賄或者洗錢目的的資金流動,內行人都會用現金交付,唯有那些剛入行的菜鳥或不信邪的笨蛋才會用匯款或支票來進行,因為不論是匯款或是支票,不就是擺明了有如白紙黑字的犯罪證據般。

        小茹站在行天宮前讓自己置身於濃郁的裊裊香火,雖然嗆得讓她直流眼淚,但也讓自己的腦袋慢慢清醒而整理出一些頭緒,先是有人盜用了她的印章讓博發的案子通過,將銀行幾十億的現金搬給博發,然後博發透過她底下的副理匯了一筆「人盡皆知」的鉅款給她,然後這位沈潔森就此失聯了,可怕的是,今天下午她才和自己的老同事也是博發的財務長通過電話,萬一這個碰面也讓有心人看見….小茹想到這裡早已嚇得冒出一身冷汗,即使在這個又溼又冷氣溫恐怕不到十度的台北街頭。

        行天宮這一帶是台北新舊市區的交界處,它的西邊是屬於台北老市區,它的東側座落了市立殯儀館、榮星花園與龍江夜市,不過其南邊則是高樓聳立的辦公商業區,行天宮周遭有數條許多與祭祀與往生禮儀相關的小商店街,但對面卻座落了一棟台灣屬一屬二的保險公司的總部。

        內心惶恐的小茹不知不覺地隨著人群走進行天宮,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宗教趨動力吧,小茹從小在北海岸的十八王宮廟長大,這種鼎盛的香火總是會帶給小茹些許平靜,裊裊的煙霧是小茹從小到大的熟悉景象,小茹自然而然地拿起香跪拜在行天宮所供奉的恩主關聖帝君面前,關聖帝君就是三國時代的關羽,傳說中關羽擅長理財,為人護主忠義;小茹心中唸唸有詞,把自己的處境向恩主關聖帝君訴說了一遍,擲了個聖杯後,求得一支籤詩,上頭寫到:
      「隻影迢迢路又疏,前有險阻後斷路;三關五卡官非增,物換星移逍遙渡。」

        行天宮前民權東路與松江路交叉口的行人地下道,聚集了全台灣最密集的各門各派的算命占卜攤位,這個小小的地下道可說是紅遍整個亞洲,連日本、香港、韓國、東南亞的外國遊客都會專程來此算命,這裡的算命攤位幾乎個個精通英日文,甚至還有專門的攤位連韓國話、廣東話以及阿拉伯話都會講呢!

        小茹拿了這張籤詩,走進這條亞洲最有名的算命街,找了一家最門可羅雀的算命攤,因為小茹從小在十八王宮內混大的,看遍了十幾年來在十八王宮旁邊擺算命攤的各種江湖術士,越是生意鼎盛的攤子,其實說穿了只是最會講好聽話與口才最好而已,反倒那些口碑極差生意冷清的卜卦師,才是真正的命理高手,命理界和股票市場的道理一樣,那些整天喊大漲兩萬點的人通常會受市場歡迎,反倒是那些懂得提醒風險的內行人往往會遭人唾棄。


 一定賺大錢系列連載

         一定賺大錢是台北金融物語系列小說的續集,讀者可以先看前兩本已經出版的小說:

《台北金融物語:內線國度》




《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