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黃薇的退休老爸在公元兩千年那波金融風暴中輸光了所有積蓄,也賠掉了僅有的一棟房子,當時剛出社會沒多久的黃薇只能硬著頭皮用現金卡借了幾十萬幫父親辦後事,以及幫遠在美國唸書的弟弟買飛機票回台灣,當姐弟把父親的骨灰壇安置好的那一剎那,兩人抱頭痛哭,一場股災把父親的性命、弟弟的未來和安身立命的房子財產全數毀滅。

        好色的章添祥董事長當然一下就被主動投懷送抱的黃薇的吸引上了,沒多久就把黃薇安排到博發科技擔任「顧問辦公室特助」。

        博發集團表面上的負責人是葉子翡,但實際上的真正決策者與出資者是章添祥與其家族,葉子翡是添董的女人,兩人一直不去登記成親的表面理由是一旦葉子翡是添董的老婆,那麼博發集團、章添祥與大安金控之間就成為利害關係人,勢必會影響大安金控對博發的金援與貸款往來;當然還有一種說法是章家不讓葉子翡嫁進門,畢竟章家現階段在台灣已經是中央地方都吃得開的超強派系,任何人事更迭的一舉一動都牽涉到龐大財產的爭奪,聽說從中作梗最兇的章添祥的大姐,近五十歲的章添祥雖然曾經結過婚,但是前妻過逝的很早並沒有當他留下一兒半女,所以他的大姐會有種種的阻撓行為,其實也是著眼於添董名下龐大產業,如果添董沒有子嗣,那麼外甥與姐姐自然就擁有相當份量的繼承權了。

        章添祥在博發集團的職稱只是顧問,集團大樓內還刻意留一間相當豪華的「顧問辦公室」供添董偶爾來博發開會時候使用,不過,反正添董又沒有老婆,添董只要來博發的顧問室辦公,倆個人自然就把乾脆連偷偷摸摸的手續都給省下來,直接在顧問辦公室裡頭龍鑾鳳起來。

        四十歲的葉國強和五十歲的章添祥,都有一種銳利的眼神足以無情地殲滅拜金的女人,每次與添董作愛時黃薇心中總是浮現一個天秤。

        慢慢地,留言漸漸傳開,於是倆人就刻意約在離公司有一段距離的大直附近的眾多頂級汽車旅館開個房間,黃薇總是先到那裡,開好房間等待添董開會後的空檔,那段時間就像十年那麼長,一個世紀那麼長。在等待的過程中總是坐立不安,她會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把電視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有些緊張,有些無耐,好幾次想要奪門退房而出,結束這樁見不得光的不倫之戀。

         門上終於響起門鈴與敲門聲,添董總是性急著同時敲著門並急促地按著門鈴,黃薇應聲打開,如釋重負並同時滿懷渴望。總是那麼短暫,被壓縮到那麼一丁點的時間,偷情的旅館更是被壓縮到只能容下慾望的空間,這空間的背後所交易的意義是一次又一次地替黃薇換來不斷加薪與額外的獎金,以當時一個出社會不到五年的上班族而言,超過五百萬的年薪加獎金對於一步步喪失靈魂的黃薇來說實在是相當划算。 

        往往,倆人匆匆吃個頓飯,又迅速的上床辦事,以前的葉國強如此,添董也是如此,彷彿搞金控的男人都是忙到用「秒」來計算性愛樂趣,黃薇心裡很清楚男人的壞心眼,一個男人只要上了女人幾次之後,就會越來越草率行事,緊接著慢慢疏遠,最後就一腳踢開,除非女人可以在床第之間有著讓男人永遠興致勃勃的絕招。

       其實這些道理是葉子翡告訴黃薇的,絕招更是葉子翡傳授的。

        有一回,添董到總統府與總統、財政部長和金融高層官員餐敘之後,得到政府高層同意他去併購一家小型公營行庫的默契,興奮地直接趨車到博發公司把黃薇接了出來,男人只要越接近權力核心,或是事業板圖越來越大時,其性慾就會隨著身上不知名的腺體所刺激而高漲不已。
黃薇上車後,添董立刻告訴司機:「等一下直接載我回家!」

       黃薇面有難色,畢竟葉子翡雖然不是正宮娘娘,但是在爭奪男人的戰役上總是有先來後到的叢林法則,而且,黃薇根本沒有和葉子翡為了添董正面開戰的任何本錢。

      其實黃薇錯了,年輕才是女人最有力的武器。
     「葉董她今天一大早就到香港去了!還要轉到上海松江廠開會,三天後才會回來。」

        「可是….」黃薇還是嘟嚷一番,總覺得這種舉動相當不妥,要是被葉子翡事後知道她的床被自己給上了,那對一個女人而言可是天大的污辱,畢竟名義上葉子翡是黃薇的老闆,而且黃薇的弟弟在公司內才剛剛升為專案經理,一旦扯破臉,葉董基於添董的面子或許還不會過於為難自己,但是事業才剛要起步的弟弟鐵定會遭到報復,然而說穿了,黃薇自己不過只是一個金控大老闆沒事玩一玩的女人罷了,隨時都有可能被另一個更敢犧牲更年輕貌美的女人取代。

        事後回想起來,黃薇那天從車上到添董的家中,整個心情就是忐忑不安,很擔心好不容易建立的關係就此破滅,好不容易才讓姐弟倆的生活事業與金錢上了軌道,好不容易才脫離了父親剛過世後那種孓然一身與身無半文的困境,身邊抓到的這位添董對於黃薇而言,打定的主意也只是能倚靠多久就算多久,當年黃薇才剛經歷了家庭破滅與破產的雙重打擊沒多久,心中想的不過是圖個小小的金錢所帶來的小小安全感罷了。

        黃薇早已忘了那天添董是怎麼帶她回家上床的,也不記得那天添董洋洋得意地講了許多遍連總統都要向他請益金融政策的話,她一如往常幫添董脫了衣服,自己也慢慢地脫了衣服,添董躺在主臥房的床上露出了滿足的笑意,房間內擺設了一些添董與葉子翡的合照,浴室內全都是葉子翡的私人衛生用品,拿掉隱型眼鏡的黃薇望著主臥房內竟然還有一個偌大的化妝間以及一間衣物間,只見那衣物間的門打開,一個模糊但卻相當熟悉的身影靠了過來。

        黃薇大喊一聲後,心想著那種抓姦在床的場景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腦中一片空白的她完全呆掉了。

       不料葉子翡卻把她滑滑的舌頭溜進黃薇的嘴裡,輕舔黃薇的牙齒,這時候黃薇腦中一片空白,不去多想些什麼,黃薇心裡想的是,葉董會不會生我的氣,搶了她的男人被她抓姦在床,雖然黃薇知道女女之間怎麼做,以前在女子學院的宿舍和同學也曾經笑鬧地玩一下棉被裡顛龍倒鳳的玩意,但是從來沒有在完全被震撼與被動的情況下與女人作愛。還好主控權完全在葉子翡手上。葉子翡要黃薇轉身過去面對坐臥在床頭櫃旁的添董,葉子翡在黃薇身後跪了下來,葉子翡纖細的手指滑進黃薇的大腿之間,黃薇把腿稍微張開,葉子翡的唇很輕柔很潮溼地吻著黃薇屁股上方的尾椎根部,葉子翡的一切都是那麼輕柔那麼地不唐凸。突然間葉子翡沒有動靜,沒多久,在一旁欣賞的添總,一聲不響地加入戰局,天啊,那種堅硬和腫賬的程度是黃薇以前單獨與他偷情時所無法比擬的;葉子翡的雙手與舌頭從來停下來過,黃薇被兩股力量拉扯著,一股是極度陽剛的亢奮,另一股是極柔的輕巧。

        黃薇近距離端詳起葉子翡後,才吃驚地發現她其實已經老了,染髮劑和巧妙的化妝品再也無法掩飾所有東西,尤其藏不住浩劫般的人生經歷所造成的侵蝕。塗得漂亮的嘴鰓邊有深深刻畫的法令紋。黃薇心裡知道,刻在她臉上的深深哀傷,顯示出她是個早已清楚不忠的伴侶且默默忍受很久,只在私底下才摘下面具的女人。

        同一天得到總統的權力賞賜和3P的性愛歡愉的添董,裸著身背對著躺在同一張床上甫被他同時征服的兩個女人,遠眺臥室大片落地窗外的基隆河,一付君臨天下的模樣。

       葉子翡看了躺在身旁神情呆滯氣喘吁吁的黃薇一眼後對添董說道:「我早就說過現場一定要有別人在場,不然我們會越來越提不起勁!」

        三天後,人事令出爐,黃薇升為博發集團總管理處財務部副總經理兼董事長特助,黃薇的弟弟也升任博發集團上海松江廠副廠長,黃薇的銀行戶頭立刻多了七位數存款。到了那一天黃薇她終於搞懂了整個遊戲的規則了。

         看著在餐廳吧臺忙進忙出的埃及帥哥店員,他們大概還搞不清台北的生存遊戲規則吧。

          黃薇正要離去,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我可以坐下來點杯咖啡喝嗎?」

       「檢察官的工作那麼閒,可以偷溜出來喝下午茶摸魚嗎?小心我向你的老闆檢舉。」這位有滿臉鬍渣的檢察官不是別人正是周君平。

 一定賺大錢系列連載

         一定賺大錢是台北金融物語系列小說的續集,讀者可以先看前兩本已經出版的小說:

《台北金融物語:內線國度》




《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






2/27創作筆記:
1. 故事好像越來越複雜,第五章女強者物語暫告一段落,這章清楚地把兩個職場上命運坎坷的女生交待一下,下一章第六章就要進入故事的第一個高潮

2. 台北金融物語第三集"一定賺大錢"已經寫了七萬八千多字了,若以尋常網路小說的長度其實已經是一本書了,但是七萬八千多字的篇幅才剛要進入第一個故事的起伏點,所以這本書的篇幅應該至少會寫到17萬左右,大約在五月底完稿

3.緊接著我會繼續寫第四集"鬼魅豪宅",大約也是17-18萬字,完稿日大約是今年11月底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