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茹唯一可行的辦法就只剩下親自去見見這位老同事,傳奇到不行的金融界奇女子-外號vivian的黃薇。

        劉科長幫小茹約在台北東區忠孝敦化捷運站後面的某家相當有名的義大利麵餐廳「交易的靈魂」(the soul of trader),小茹決定先回公司停好車再搭捷運赴約,捷運出口處的攤販正倒出滿坑滿谷的仿冒皮包,小茹經手的卻是有註冊商標官方認證的劣質股票。在東區的街頭,二十五歲的年紀在這裡恐怕會被迫升等為「輕熟女」,反而是信義商圈對女人的年齡座標似乎有著比較寬容的度量。沒錯,身著有著越多貨幣供給流動的女人,年歲刻畫的痕跡就越少,古代浪人的「搶錢搶糧搶女人」的明訓在信義商圈應該改成「搶人搶糧搶歲月」。

        小茹幾年前跟著老闆從大安金控跳槽出來的最大不同就是從東區跳槽到信義商圈,台北東區的世界充滿了各種可能性,有廉價的小攤、貴到可以影響貨幣乘數的大餐、正品到A貨各自不突兀的共存共榮,與信義商圈不一樣的是,東區的現實街道下一個轉彎處會埋伏些什麼,不轉過去看看是不會知道的。不像信義商圈,堆積的街景與繁榮完全建立在金錢與欲望上頭。

       距離約好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小茹漫無目的地穿縮在忠孝東路延吉街一帶的曲折小巷弄之間,一家似乎從辛亥革命年代就流傳至今的粉圓店突然出現在小茹面前。

       上個世紀末的某個中午,小茹記得有一回,那時候還在東區的老東家-大安證券,老闆手上有批一百多億元的公債,當時價格跌到谷底,但所幸市場略有起色正要展開觸底反彈,那天,負責這批債券的藍瑞克一動也不動地守在電腦螢幕前,希望能盼到債券價格能回到銀行的平均進價區間,忽然他的電腦當機,大概是公司的網路還是什麼地方出問題。小茹一直注意著他,他沒有吼叫、也沒怒罵,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忽然間他站起身子拿起放在辦公室用來練習推桿的高爾夫球桿,猛力砸爛辦公室一半的電腦螢幕,砸完後也不管自己有沒有受傷,二話不說拿起電話話筒叫交易員全部停損出場,然後揚長而去。小茹衝去下一直跟著漫無目的在街上閒晃想要發洩壓力的藍瑞克,只見藍瑞克走進這家粉圓店叫了一晚粉圓,轉過頭來對著早已發覺跟著自己亂逛的小茹說著:「一起吃吧!」

        藍瑞克只吃了幾口,就一把將小茹摟在懷裡,毫無預警似的吻了小茹,從小就失去父親的小茹就此愛上大她十歲的藍瑞克。

        望著曾經是定情地如今卻成為愛情遺跡的粉圓冰店,再也嘗不出那股不加糖的苦甘味道。這城市埋藏著許多傷心與金錢的秘密,一切都可以埋的很深埋的很妥善,黃薇的故事恐怕埋的更深,與小茹相比的話,二十九歲的黃薇是握有權力的男人手上的工具,而三十初頭歲的小茹卻是他們的佈局的棋子,工具得經常檢視保養,棋子往往淪為棄車保帥的宿命。

       黃薇的故事就從幾年前的一場鬥爭開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