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錢怎麼不見啦?一本幽默又自省的理財處世書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35731

凡是在連載小說"新浮生"文章搶得頭香者就送上述新書一本,但頭香中需要寫明"黃國華6/20將要出版人生遊記三大冊",且一人只能搶一次,重複的或是沒有載明的就把獎品順延到搶到二香者......

 

 新浮生(一)

       新浮生(二)

        新浮生(三)

       新浮生(四)

      新浮生(五)

      新浮生(六)

      新浮生(七)

      新浮生(八)

      新浮生(九)

     新浮生(十)

     新浮生(十一)

     新浮生(十二)

     新浮生(十三)

     新浮生(十四)


        他走進辦公室的時候正好碰見正天帶著一堆人要離開公司。他們匆匆的照了面,正天沒什麼表情的和他點一下頭匆匆而去,他想還好昨天晚上的事沒有引起什麼大的漣漪。他想繞去正力的辦公室說點什麼,但不知道說什麼好,想想下班再說吧。他坐進辦公桌秘書馬上遞來一堆文件與訊息,他翻閱著。正天留話要出差帶客戶到南部的工廠,正力要參加股票上市的會議,下午的工廠產能業務由他代為主持。幾個業務小組的報告,還有聖心要求回電的訊息。他忙碌著把聖心要求回電的訊息丟棄一邊。他想起微風應該是今天會到台北,他準備去接她。他查看了一下手機發現電量接近底線,他把手機放到充電機上。


  經過一個下午的產量會議的折騰,市場的分析,產品的性能,庫存的多寡,國外的需求,好不容易結束了他第一次主導的產能會議他幾乎累垮了。回到位置上正想查看微風是否留了抵達的訊息時聖心的電話已先行在他的專線響起。他接起電話時聖心哭的死去活來,她剎著氣哭訴正天如何的痛毆她,並要求他馬上到她的住處來,她威脅著已經吃下一大把安眠藥,後果將由他負責。他知道正天出差去了,而聖心這樣的歇斯底里,他唯恐真的出了什麼事,他只好抓了衣服往聖心的天母家去。

  他到達聖心家的時候已經接近8點鐘,下班的塞車狀況讓他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聖心的菲傭帶領他到她的房間,她躺在床上臉上梧著毛巾。他走近時,聖心翻身下了床撲進他的懷裡。他一時驚慌失措的想推開她,但她唯恐他脫逃似的擁抱更緊。他只好雙手圍繞著她,輕撫著她的背部安慰著她。

  她啜泣著抬起淚痕累累的臉龐狂叫著:『你看,你看,那個混蛋對我做了什麼事!』她的兩個臉頰明顯的紅腫著,右眼梢並帶著嚴重的瘀傷。他忿怒又帶點心疼的看著聖心,不禁然的用力回擁抱著她。

  聖心哭喊著:『正申,回到我身邊,帶我離開他,帶我離開他吧!』

  正申嚇一跳趕忙用力推開她:『安靜,妳安靜一下,告訴我怎麼回事好嗎!?』

  聖心抽泣著:『昨天你離開後,他就當場對我大發脾氣,罵我下賤,無恥想勾搭你。

  我回頂他時他就二話不說的衝上來動手打我。』

  『妳回頂他什麼話?』

  聖心停止抽泣用手擦了一下眼淚聳聳肩:『也沒說什麼!』

  『告訴我!』
  聖心抬起了眉毛看著他:『你幹嘛這麼嚴肅?』

  『我要知道妳說了什麼話?正天是嚴厲的人,但我不以為他是殘暴的人』

  『哦,不是殘暴的人?我只不過告訴他,沒錯我下賤無恥又想勾搭你,因為你才是我的真愛,叫他去死不要再來纏著我。』

  正申倒吸了一口氣:『妳不覺得妳的話傷害到他?』
  『我說的是真心話!』

  『妳的真心話晚了20年了!』
  『你敢這樣說,你知道我一直就是愛著你的,當時要不是微風橫刀奪愛,我們早就是夫妻了。』

  『是妳離開了,是妳自己放棄我的。妳知道的妳把微風和我控制的很好,我們都不是阻力,但妳連留下來和我一起奮戰的機會都沒有就消失了。這個遺憾折磨了我好久,我懷疑我們曾經有過的激情纏綿是何等的脆弱,不堪一擊。我恨為什麼我的滿腹熱情卻只換來妳毅然決然的離棄!』

  『不,這樣說對我是不公平的。當時你的父親來找過我,他請求我一定要幫助一個濱臨死亡的人達成願望。微風的母親唯一的願望就是讓你們兩成親,我怎麼能拒絕呢?我離開你的時候是多麼的心痛欲絕你不知道嗎?』

  正申瞪大了眼睛:『我的父親找過妳?』

  『是呀,那個把別人的快樂建築在我們痛苦之上的老傢伙。』聖心咬牙切齒的說著。

  『所以妳離開我是被迫的?不是我認為的離棄是嗎?』正申情不自禁的把聖心緊緊的擁入懷裡。

  聖心緊畏在正申的懷裡喃喃地說:『回到我身邊吧,你本來就是屬於我的,我們已經浪費了這麼多時間了,不要再離開我了!』

  聖心抬頭搜索著正申的唇,瘋狂的熱烈的印上令人窒息的吻。他們激烈的擁吻著雙雙跌落在地毯上。

  聖心突然哀號了起來,她指著臉及唇顯示出痛苦的扭曲『他不應該這樣對待妳的!』正申愛憐的撫摸著。『你一定要帶我離開他!』聖心的眼眶重新注滿眼淚。

  正申看著她突然矗起了眉頭坐了起來問說:『妳怎麼認識正天的?』

  聖心也坐起來說:『我說過他是我的贊助人兼合夥人,你知道我只是個小提琴家,如果沒人贊助很難站的住腳。』

  正申抬頭環視了一下聖心的家說:『我想是很難生活的這麼好,對嗎?妳是他的情婦?』聖心默認式的沒有回答。

  正申低著頭想了一下站了起來:『都過去了,20年前的感情就算我們真的結婚了也不能保證不會變質,何況我們都已經安於我們目前的生活了,沒什麼需要改變的。』

  聖心急忙抱住他的腳:『你不能就這樣拋下我不管!』

  正申掙開了她:『妳離開我後不也是走過來了嗎?而且看起來妳活的生活正是妳想要的生活,我相信妳絕對有能力離開正申,但是妳依然在這裡,那表示妳對他有所求,那是只有妳自己可以解決別人幫不上忙的。很抱歉我必須離開了,我要去機場接微風。』

  『微風!微風!你以為我不知道當初我的顧忌絕對不是多餘的,你根本就是愛上她了,所以你們的婚約只是順水推舟,正合你的心意,心安理得的離開我對不對?你這個狠心冷血的傢伙。』聖心翻了臉露出鄙夷的臉色。

  正申想反駁但看著聖心的臉色想任何話都已是多餘的了。他想著也許微風的飛機快進來了,為什麼都沒接到電話通知班機訊息才發現手機匆忙之間沒帶出來。他緊張了起來,說不定微風已經到了。他向聖心說:『小心照顧自己』然後急促的快步離去。

  在高速公路飆車的時候注意到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半左右,他的心也跟著狂飆。不知道她到了沒?不知道她會不會已經到很久了?他的心七上八下的翻騰著。待他停好車衝進大廳時已經接近十二點鐘。大廳內幾乎沒有人,而他一眼即看到孤伶伶的微風。微風將她軟皮的行李箱放在腿上趴在上面,外套披在背後動也不動,看似等候多時。他歉疚到覺得心痛,他輕聲的喚醒她。只見微風睜著惺忪的雙眼凝視著他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她面無表情的拿起旅行箱站起來準備跟他走。他伸出手要幫她拿行李箱但她拒絕了,正申愣了一下知道她正在氣頭上。

  他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對不起來晚了,剛才因為聖心出了點事…』,微風突然停步下來看著他:『聖心?』

  他正要繼續解釋的時候微風止住了他:『聖心的事當然很重要,但你可以讓別人來接我,不需要讓我在這裡等四個鐘頭。你的手機沒人回話,公司又下班了,我甚至不知道能求助誰?』

  『他看到她眼底的寒意。她放大腳步的往前走去,正申默默的跟了上去。上車的時候,微風將行李往後座一丟人也坐了進去,外套從頭至身上蒙了起來說:『對不起,我累了請不要打擾我。』

  正申回頭看著她,心想:『該死,幹嘛提聖心的事?!』

  一早微風穿戴整齊等著去看父親,她悠然的看著報紙吃著菲傭準備的早餐。看見他的時候轉身有一搭沒一搭的找菲傭聊著天。昨天晚上回到家的時候,微風寒著臉直往客房衝並鎖上了門。他等著機會好解釋一下聖心的事,但是微風看似鐵了心完全不領情。

  在車上的時候,她打開收音機並瀏覽著台北的風光同時直截了當的告訴他:『你從來不需要對我解釋什麼的!』正申開始覺得惱怒,雖然他是延誤了她,但是她應該聽他的解釋,他不是有意的。他直覺的微風正在佈署一些讓他無從狡辯的陷阱,讓他失去主控權,他很清楚狀況,他不是那麼容易陷入陷阱的。走進病房的時候正力已經守候在那裡了。微風看到正力時幾乎是放肆性的興奮,她擁抱著他親吻著他的臉頰,像小孩子一樣的雀躍。正力更是擁抱又擁抱,臉上盡是流露著明顯的愛憐,他的心感覺到一種妒嫉的燥動。微風放開正力走到父親的病床前看著父親,她握起他瘦弱的手掌,疼惜的靠在她的臉頰上,低聲和著淚水的關懷著病情。

  她偽裝著笑臉逗趣著父親:『嘿,你看起來老了些!但還是像二十年前般的剽悍,你會熬過去的!』早晨醫生就通告他們父親又併發了一種氣胸式的肺炎。他衰弱的看著她,講話帶著嘶嘶的嘯喘聲,不清不楚的蠕動著嘴唇,眼角潚潚的垂涎著淚珠。她看著他幾乎失控似的痛哭失聲。正力上前安慰著她,他瞭解微風和父親間似父女般的感情,他知道早在很久之前他的父親早把她當女兒般的寵愛著。微風收起了失控的情緒聲稱將直接進駐病房直到父親痊癒。正力和正申離開的時候,微風甚至沒再看他一眼。

  這已經是微風搬進病房的第三天了,董事長的病情持續的惡化著。在她的心目中,董事長的稱呼是存在於他和她之間的一種暱稱,參雜著一些敬畏,景仰愛慕的情感。他是別人的父親,而她心中的父親她叫『董事長』。

        她知道她就要再失去另一個至愛,這個願意為她摘下星星,月亮的人,這個對她付出只有母親可以比擬愛的人就要從她的指縫中流失。她痛苦的回想起失去母親的那一段惡痛的時刻,她加倍的疼惜著他,分秒不離的守護著他,雖然她知道這些都是無事於補的。這天晚餐的時間,他顯得精神活躍,但是他不願進食。他張著精神熠熠的雙眼,指示微風放下手邊的事,他要為她講一段有關他和她母親的事。連她自己都有含帶著無限的好奇,她知道母親必然和董事長有著神秘莫測的往事,但是母親始終緊閉雙唇甚至到她逝去時都沒透露半句。她安靜的期待著一則美麗的誓言,也許是破碎的,無奈的,但是她知道必然是一場有情有義的誓約。董事長瞇起熠熠生輝的雙眼墜入深沉迷濛的昔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