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美國康乃狄克州西區一個暴風雪的夜晚天飛舞的雪花掩蓋了一切

        這是從紐約往北的一條支線道路,由於暴風雪肆虐路上車輛疏落.一輛白色日本豐田車寂靜的奔馳著.車窗上急速擺動的雨刷似乎發揮不了甚麼大作用,要不是路邊上高高壟起的雪堆,幾乎分辨不出道路的走向.

         微風,帶著焦急的心卻只能緩慢的移動著那部略舊的豐田小汽車.雨刷規律的啪撘,啪撘聲加上暖氣轟隆轟隆的噪音,倒也提振著渙散的精神.雖然打了電話留言給正申必須晚些時間下班,但也不免心頭掛慮著正申可能的反應.眼看著已經在路途上耗費了將近三個小時不覺得就在油門上用了點力. 加快的車速使得雪花狂飆更是讓視線矇矓一片,一個轉彎就差點栽進路邊上雪堆裡.一陣慌亂的煞車行動足足的倒吸了一口冷氣,還好帶著鐵鍊的車輪並沒有讓車子發生大型的失控.帶著驚魂未定的心情重新回到車速40的狀態.疲憊、驚惶,直到轉入最後一道山坡小徑進入家用車道後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遠遠的就注意到黑濛濛的家沒有一束燈火,顯然的正申沒有回家.當車庫的門緩緩捲起時,一陣突發的精神崩潰感覺襲上心頭,引起全身的一陣顫慄. 想起沿路上的焦慮、憂懼,一股湧至內心深處的熊熊怒火灼燙著胸腔. 進入車庫,關了燈熄了火,孤獨的在黑暗中讓止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 滿心的怨懟、委屈、憤恨,蜂擁心頭. 熄了火的車廂引來了陣陣的寒意,淚痕是乎凍在臉上才驚覺已呆坐車內好一會了!

        走進屋內隨手捻亮一盞又一盞的燈.門廊的燈、客廳的燈、樓梯間的燈、餐廳的燈、臥室的燈,連浴室內的燈都開到亮光的極限. 黑暗對她來說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恐懼本能,尤其是那種美國式逽大又空洞的房子,更是加深無名的畏懼感.

        看著滿室耀眼的燈光,炆亂激盪的心逐漸平息下來. 啟動暖氣系統,抱著兩大袋的食用品走進廚房,本想隨手整理一下,然就這麼轉念間把袋子堆置在處理檯上,轉身而去. 走到客廳的時候,打開電視隨意的調到一個罐頭笑聲不斷的節目,拉高音量讓無意義的喧囂迴盪在客廳中. 外套、皮包、鑰匙、毛衣、長褲、圍巾、襪子甚至內衣褲從客廳到臥室沿路丟棄. 走進浴室打開浴缸的熱水嚨頭,再灑入大半瓶的香油. 躺臥浴池內看著漸漸漲高的水,漫過身體;.熱騰騰的水流伴著玫瑰香氣,閉上眼睛享受著逐漸瓦解全身的慍鬱及倦怠的感覺,霎那間湧起了一股幸福平靜的快意.

        也不知過了多久,幾乎是眠了好一會兒,水都涼了才姍姍的踏出浴缸. 披上浴袍大剌剌的橫躺在床上;翻個身站起來走到化妝檯前拿起一瓶保養霜,讓浴袍滑落地毯上就著鏡子輕輕的擦拭著身體. 擦著,擦著忍不住就檢視起自己的身材.高矮適中,稍顯豐腴的體態,乳房略微下垂小腹顯得飽滿,皮膚閃著適度的光澤; 基於平日的用心運動與保養倒還算未見中年婦女身材的衰頹走樣. 這樣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壞的身體為什麼讓正申至始至終的厭惡呢?仰是長相的問題?不由得走近化妝鏡台仔細的觀察自己長相.

        一對不是很大的眼睛,紋線很深又對稱的雙眼皮. 黑色的眼瞳,幽暗的,沉穩的像多角度的黑鑽,會吸引會反射,波光粼粼的. 眉毛濃密,劍山似的眉尾沒有特意修飾反顯英氣煥發.有個肉肉的鼻子,不是修長型但還算端正;略似瓜子臉的微尖下巴卻鑲嵌在一個方正豐潤的臉頰上. 多虧了臉頰的豐潤以至於能完全的支撐了臉部的皮膚,顯得肌膚光滑細緻,沒有絲絲的皺紋,沒有粗大的毛細孔,沒有濁暗不清的斑點,兩條弧度優美的笑綾紋服貼的圍飾在嘴唇左右. 這也讓她想起這笑綾紋如何幫她渡過艱難的婚姻生活,如何幫她贏得現實社會裡幸運的種種順利. 她完全瞭解當她展現她的笑綾紋時會帶動眼睛內的精靈,飛舞跳躍的精靈就像灑在臉龐上耀眼的陽光. 沒有人會防禦這樣的笑容,他們樂意被說服、妥協、放棄、甚而被喜愛、傾訴、信任,這一直是她生命中最大的驕傲. 忍不住就牽動笑綾紋給自己一個完美的微笑,彎彎的眼尾,微微上揚的嘴角,整個人都亮了起來. 然一瞬間笑容就僵住了,因為上揚的嘴角. 其實她有一個很性感的嘴巴,紅潤紅潤又肉肉的,像鼓脹的花蕾.分明利落的唇線圍兜著一口燦爛的白牙.十足能引發別人隨之開口微笑的慾望. 現在的她定定的凝視著那兩片紅唇,沒上口紅的時候顯得有點黯淡的粉紅. 她仔細默然的瞪視了很久發現她的雙唇看起來像女人的陰唇;那絕對是她臉面上的一顆毒瘤.平息的怒意再次襲上心頭,憤然的跳離化妝檯,穿起浴袍快速的往樓下客廳走去.

        幾乎是用小跑步的下到客廳,看到散落的衣服情緒又亢奮起來,這是正申絕對不容許發生的事. 他有絕對的潔癖,凡事井然有序一塵不染,容不得一絲絲的炆亂. 正申是學建築的,帶點藝術家的氣質,喜歡一切有品味的東西. 房子裡到處擺置著奇奇怪怪的藝術品、精緻的陶瓷器、昂貴的名畫和許多設計精巧的燈具、裝飾品、尖端的視聽器材. 這些需要費力維持整潔的東西,卻是巧妙維繫微風多年婚姻的大功臣. 每每遇到婚姻生活尷尬、委屈、陰鬱時,她就埋首於這些行行色色的藝術品中,或清除或把玩或異動;她絕對確認的這些藝術品對她的價值遠遠超過正申對她的價值,但就此時此刻也清除不了她的忿恨. 她無意義的走過來走過去,坐起來又躺下,盯著散落的衣服,心裡頭打著主意:哼,怎麼樣我就是不收看你拿我怎樣?就這樣帶著幾分惡作劇的快意朦朦朧朧的進入睡境.

         電話聲響起來的時候,她正進入沉沉的睡境中,也許夢境的產生正和電話聲同時進行. 在夢中她的車正栽進雪堆中,白濛濛的一片沒有出路. 她嚇壞了,她大聲的喊著救命..然後她聽到救護車刺耳的鳴笛聲.哇嗚,哇嗚...半睡半醒中終於聽出電話聲.

「媽,怎麼回事?電話響這麼久?妳很晚才到家是嗎?我已經打了第三通了!路上交通狀況很糟糕是嗎?」

「軒,你在那裡? 」

「我和爸在范叔家呀!爸說暴風雪太大了很危險就在范叔家待個晚上避一下!」 

「風雪太大?風雪太大?你們也知道風雪太大?為什麼不通知我避一下?為什麼不通知我一下呢?我難道沒有危險嗎?」

「媽,爸說妳可以處理的來,而且他說不知道妳會忙到什麼時候?」

「忙到什麼時候?我什麼時候曾經讓自己忙到什麼時候?再怎麼忙也從不耽誤你們不是嗎?」

「嘿,媽,妳怎麼了生這麼大的氣?我只是擔心妳!平常他也從不知會妳他的行蹤呀?!」

「軒,你給我聽好!你是我兒子,你有義務要告訴我們你的行程,你不是我丈夫,你沒權利這樣對待我知道嗎?知道嗎?」她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著.

「我還特別去買了你喜歡的派,貝賓蘋果,趕回來的路上還差點出了車禍,而你卻只這樣對待我,太可惡了!」她怒氣沖沖的電話把電話摔向機座掩面痛哭失聲.

  她哭著哭著,拿了衛生紙擦乾眼淚,又輕聲的啜泣半天倒也平靜了下來.想著為什麼要把氣出在軒的身上?她知道的只有軒會關心她,總是默默的若無其事的化除她的尷尬,她的憤怒她的委屈. 心中渙起一陣慚愧不捨的感覺,又心痛為什麼剛才發瘋一樣,想打給軒又覺得拉不下臉而懊惱起來.

        電話再次響起的時候,她幾乎立即的接了起來.

「軒!」她再次哽咽說不出話來.

「媽!我的錯,我真的很抱歉,我太疏忽妳了!原諒我好嗎?」

「喔!不,是我的錯!我發瘋了完全失去控制,不要生我氣好嗎?」

「媽,妳讓我很擔心妳的這種狀況,如果妳在他的面前這樣的失控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何況我已經不住家裡了,妳須要振作放輕鬆好嗎!」

「軒!」她早已經泣不成聲.

「媽,聽我說:現在我要妳自己去烤一個派,再去倒一小杯爸的酒,然後到我的房間拿出我昨天買的CD放鬆一下好嗎?算我請求妳可以嗎?」

「軒,你是我的寶貝,你是我的唯一支撐,你不在讓我過的多難過你知道嗎?」

         軒在電話裡沉默了一下子,
「媽,照我話做,現在妳最需要是讓自己輕鬆下來,聽我的話馬上做好嗎?」軒像哄小孩般哄著她.

「好吧我照你的話就是囉,不要擔心我了去加入他們吧,記得替我問候大家!」

「我會的,那明天見囉!我愛妳」

        她聽著軒發出親吻的聲音心滿意足的掛了電話.心頭雖仍如千金罩頂般的沉重,但她決意要順從軒的建議讓自己放鬆下來.

        她站了起來走向廚房,把帶回來的食品袋物品陸續歸位.手上拿了一片冷凍派卻覺得興趣缺缺,隨手又放回冰箱.想想也許喝一點小酒就能安寧舒適的一覺天亮,就順手帶了酒杯和幾顆冰塊往酒吧方向走去. 走進酒吧間想找個什麼樣的酒喝時發現酒櫃裡面可真是琳瑯滿目. 基本上這塊地方是正申的專屬地,完全禁止讓她介入的地方.這倒好,避開酒可省了很多麻煩;喝酒出醜、誤事她看多了,也好蠻明智的規則. 也不知喝什麼,看了看拿了瓶已經喝了一半的人頭馬往客廳沙發走去. 倒了一小口酒,流竄在冰塊間晶瑩剔透的像琥珀的原創品. 試喝一口只覺辛辣但甘甜爽口,雖然入喉後一陣灼熱麻辣似乎遷動腦袋的神精都跟著酥麻奔騰起來,一種奇妙的快感揚溢了起來,不禁然的加滿了大半杯. 就在舉杯漫飲的時候抬頭不經意的看到壁爐上的一些鑲了框的照片,遂站了起來走近細細的端詳起來.

        照片裡大都是軒的影像,各個年齡層加上兩張全家福;兩張全家福都是攝於軒的畢業典禮. 照片中正申、微風、軒,俱笑的開懷. 其中有一張軒的畢業單獨照,挺拔健朗笑容可掬,風采迷人. 她輕輕的憮摸著照片,眼光中透著驕傲卻也帶著難解的迷朦. 看著看著,忍不住就把一張全家福及那張獨照帶到沙發上想仔細看個夠.她將兩張照片併排一起,眼光先留連在全家福照片上.她注意到兩個父子的如何相像;他們都有著相同慧黠清明的眼神,清純不帶煩憂.正直英挺的鼻子,薄厚適中的嘴唇除了正申臉上多了一副顯得溫文爾雅的圓型眼鏡及歲月的痕跡外,軒幾乎是正申年輕的翻版.

        她看著正申開懷的笑容卻猛的打了個冷顫,為什麼這樣看起來丰采翩翩俊美迷人的笑容後面蘊藏著極度深刻的冷漠;她尤其不諒解的是這樣的冷漠只針對她一人,事實上正申在他人的眼中的確是溫文、有趣、幽默又從容.為什麼呢?她不解! 但經過這麼多年相處後,她已學會如何順應他,如何規避他,如何迎合他,一切似乎都在掌握之中除了一些偶發的小狀況. 唉,她嘆口氣想我就這樣過一生嗎? 她想到軒的離開家去唸大學,一陣心慌猛的一大口酒就灌入口中引起一陣劇咳,手中的全家福翻落地面.待咳定又躺回沙發後,她拿起軒的獨照更是仔細的注視著.軒笑的意氣風發,一口白燦燦的牙齒讓她想起她15歲那年第一次看到正申的時候如何的被這個相同的笑容及那口白牙震懾住.

        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當時她還只是一個初三的中學生.就這麼一天她突然有事必須到她母親的辦公室去. 她從來不出現在她母親的辦公室,這是她母女倆的默契;她也歸納不出這從何而來的默契,僅直覺母女倆都不喜歡出現在各自的界限內. 她還記得那天中午,穿著制服頂著西瓜皮式的頭髮,襯著滿身的熱氣,滿臉紅通通一身大汗. 她正奮力的爬越著樓梯往五樓衝,就在4樓拐角迎頭就撞入一個人的懷裡. 當時她正卯足了勁往上衝帶著一股衝力硬是衝的那個人往後坐倒在樓梯上,她連帶的趴到他的胸前. 微風想到這裡的時候忍不住一陣竊笑,她還記得當時的她是如何的愚蠢又可笑. 當時還真是一場混亂,那個人因為要用手支撐身體而她又整個身體前傾失去重力,兩個人幾乎是跌抱在一起然後同時發出驚叫聲.

        等她警覺到發生什麼事然後手忙腳亂的翻越一側時已經驚嚇到傻在那兒. 她看到一張起先充滿訝異的年青臉龐,然後轉成笑臉,一口白燦燦的牙. 她一霎那間仿佛靈魂出了竅沒辦法言語,直到年青人坐直了站了起來並過來扶起她,她仍是呆呆的說不出話來. 他倒是先開口:
       「小妹妹,妳這樣路很危險的!下次要小心點,怎麼樣有受傷嗎?」她傻傻的搖著頭還是說不出話來.他又問:

       「妳來找誰嗎?」

        她終於回過神來,怯怯的說我要找會計林小姐. 

     「會計林小姐?妳是說會計林經理?」

        她說實在搞不清楚媽媽的頭銜只知道是做會計的.所以她搖搖頭又點點頭.年青人顯得啼笑皆非只好說: 
       「好吧妳反正上樓進門直走,最後一區就是會計室囉!小心走路喔!」 然後走下樓飄然而去.

        微風坐直了身體,又灌了一大口酒.顯然酒已經在悄然的發揮功效,她半迷矇的哭泣起來. 她發出夢囈般的聲音:為什麼要賜給我這麼個天使加魔鬼的化身來折磨我呢?為什麼?為什麼?夜深了,做夢的人終於累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