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鐮倉的兩日券(來回和鐮倉到江之島間免費的電車)共
2170日幣。

因為我比較晚出發,所以到的時候已經將近1100了。

一出車站舊開始飄雨,因為我不習慣撐傘,所以就穿上我的迷彩goretex外套。

 

我是在北鐮倉站下車,所以就去附近的丹覺寺、東慶寺、和淨智寺。

丹覺寺還蠻有名氣的,尤其是號稱鐮倉第一大鐘,但說真的,一點都不怎麼了不起,

說大也不大,台灣隨便一家廟就打敗他了,或許價值在於歷史久遠的關係吧。

這裡最令我難忘的還不是廟宇或是洪鐘,而是戶外教學的日本老師的穿著。

當我看到一群小朋友出現時,伴隨的竟是穿黑色(打領帶)西裝的老師,

剛開始我還以為那是某會社社員的旅行,但後來才瞭 解那就是 老師的穿著。

連幫小朋友拍紀念照(可能是畢業照)的攝影師也是穿黑色西裝。

再加上在電車上觀察到的現象,我想日本人可能是最常穿西裝的民族吧,還清一色都是黑色。

我回家問過Mr. Brown,他說因為日本老師為了維持他們的形象,才連旅行都穿西裝。

 

下一個是東慶寺,這是我最喜歡的寺廟之一。

或許是因為下雨和午餐的關係吧,這時候整個寺中不超過十人,

因此顯得格外的清爽和寧靜。

尤其是庭園的照景感覺很自然不做作,很有禪宗安閒淨逸的氣氛。

連不懂園藝的我,都能稍稍體會到造景者的用心,和寺中植栽表達的歡迎之情。

我想要是和懂園藝的宜鴻(軍中弟兄)同遊,一定更有收穫。

 

淨智寺沒什麼印象,唯一記得的是,這是連結到大佛的健行步道的起點。

 

到淨智寺時,我褲子大約已經1/3都濕了,雖然外套防水,但褲子可就沒辦法了。

此時,我還蠻猶豫要不要走健行步道,因為雨下的不小,再加上肚子有點餓,

所以在逛淨智寺時,心裡想到都是要爬,不爬,要爬,不爬。

最後想說,先爬爬看好了,要是不行的話再返回。

 

一開始爬之後,才上了兩個坡,天色頓時變暗,氣氛也很詭異,此時心裡還蠻害怕的。

硬著頭皮繼續爬,路況越來越糟,且鞋子也濕透了,走起路來很不舒服,

不過竟然都濕了,那也沒什麼好顧慮的,唯一擔心的就是怕跌倒受傷。

大約走了 一公里 後,才遇到四個人,要不是他們是穿現代服裝,我還以為是狐仙變得吧。

 

那一公里處,有個小廟和自然公園,算是各中間站,要不要繼續走就看現在了。

不過我先把這個問題留到外面才思考,先去附近的錢洗弁財天看看,

lonely planet的介紹是說,這是個不尋常的寺廟。

 

走到入口處,果然就不太尋常,他藏身再一個山洞背後,進去後,面積並不大,

但人氣卻很旺。

這裡之所以有名就是,遊客可以把自己的錢用泉水洗一洗,

再自然晾乾後,就會帶來幸福與好運。

當我看到告示牌這樣標示時,我第一個想法是,這是賺錢的好方法。

試想,遊客哪有時間等他自然晾乾,所以錢要放在那邊。

後來,我親自看日本人的示範發現,他們根本不等自然晾乾,就用手帕擦一擦後,放回口袋了。

或許是我想錯了,不然就是說明不夠詳細吧。



 

逛玩後,又面臨選擇了。走、不走、走、不走。

雖然雨繼續下,肚子也還是很餓,但心想,就剩下 兩公里 了,這次不走,以後也不可能走了。

 

這次走的心情就篤定許多,也有總放開的感覺,反正最差就這樣了。

這趟路程途中,只遇到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附近住家在外面摘野菜的居民。

此外,走沒多久後,我就開始找尋樹枝當作枴杖,因為這段路更抖、更劃。

不久我就找到一根枴杖,這算是只要有心,萬物自會互相效力吧。

但是形狀很奇怪,有點像是古代太師用的枴杖,整支彎彎曲曲的不好施力。


 

後來慢慢習慣後,我才發現他的好處。

他的頂部是個平面,剛好可以整個貼在樹幹上,或是路面上,如此一來反而更好施力。


 

看到馬路後,我就把stick san,放在路旁希望給下一個使用者使用,

要走之前,還點頭跟他說,「thank you, stick san"。」

說完,我才發覺我竟然被日本文化同化了。

 

 

這趟健行步道,因為下雨所以格外不好走,但也因為下雨,所以沒人走,

彷彿一個人獨自享受整個山野。

雖然終點是大佛,但大佛完全不是我此行的目地。

最後,單純只為了想把這趟路走完,也沒什麼特別的目的。



我要投黃國華一票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