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方雪國到南方雨林,四個月的金控佈局,強老大終究回到最終的決戰場-台北,放下行囊返回熟悉的島嶼股市,二00一年年底,一切都充滿了假相,第一個假相是大跌了七千點之後的台灣股市,終於來了一個像樣的一千點反彈,還沒死光的沙丁魚散戶又回來了。第二個謊言是日本AV女優飯島愛同一時間寫了一本《柏拉圖式性愛》,文中自稱從未在A片中「真槍實彈」,這兩件事情號稱二00一年年終兩大世紀謊言。

        外資的法說會是全球股市行之有年的一種祭典,尤其在台北至關重要,在台北外資圈的女人,整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花在公關儀式、法人說明會的典禮與接受各種媒體專訪;另外三分之一的時間花在通勤、上美容院作SPA,至於其它三分之一呢?別傻了,外資的女人也是人,當然要花在吃喝拉睡、談戀愛、劈腿、被劈腿以及遛狗、聊八卦;外資天后美靈銀行蔡曉純是這個行業中的翹楚,當然她會比其他外資名嘴更為忙碌,忙到除了研究工作以外的事務都會一手包辦,譬如搞內線、當名嘴等等;既然這位外資天后忙到完全沒有時間研究,那麼有關她在股市的豐功偉績就值得回顧了。

        她的專長在金融股,最有名的是有一年她調高某壽險公司的投資評等,當時那家壽險股的股價是一百元;一個月後跌到八十元,她「再度重申加碼」該股;很不幸地又過了一個月,股價進一步下挫到六十元,她大言不慚地表示該壽險公司「表現優於大盤」;事與願違的,又過了一個月,該壽險股加速下跌到五十元以下,她竟然可以再寫一篇「二度調高投資價值」的報告。

        當這篇「二度調高投資價值」發表三天後,股價很不給面子的跌到一股四十元,此刻你我絕對想像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該壽險股跌破四十元的當時,這位蔡曉純竟然榮獲「亞元雜誌」最佳台灣區研究員,三天後以年薪五千萬的身價跳槽到現在的美商美靈銀行,接受「經商快訊」專訪時,還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是台股中最早提出金融壽險股有崩盤風險的分析師。

       強老大完全不在乎天后的種種,讓對外資天后的偶像膜拜留給無知散戶,讓外資天后的置入性行銷留給合作的上市公司,讓外資天后的語不驚人死不休就留給炒作的媒體;強老大只想要她手上的大信金控的股東會投票權。

        下午四點半南京東路上已經塞起了車潮,某五星級飯店剛好也結束了一場法人說明會,強老大選擇了快要散場的時候才走進會場,因為那種所謂冠蓋雲集的法人說明會,通常只是上市公司的「大拜拜」儀式,大部份舉辦的目的是為了吸引法人與記者來追捧早已經漲翻天的股價罷了,通常是公司的老闆大股東與高階主管事先知道了公司的好消息,或已經假造出來一個好消息前,先用個人名義買進股票,然後用法人說明會的方式敲鑼打鼓大放公司利多消息,等明天一見報,自然就會有散戶勇敢的追買,而這些事先就用比較低價買進的內部人就可以趁投資人追買後用高價賣出;這樣的法說會生生不息、行禮如儀,只是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官方如交易所等衙門卻很喜歡鼓勵這種坑殺散戶的法說會不斷地舉辦,這比起警察局長去參加色情酒店的剪綵更匪夷所思。而外資與外資的大牌分析師在這樣的法說會上通常扮演的就是敲鑼打鼓的角色。

      「葉大哥!」強老大聽到旁邊有人招呼著他。

       「原來是少柏。」
   
        Vivian的弟弟黃少柏靠了過來。

       「葉大哥對我們公司有興趣啊!」

        「你們博發科技的聯貸主辦銀行是我們大信,所以就過來轉一轉、晃一晃。」

        「對了!我們公司下個月舉辦法人的海外說明會,會邀請一些金融業或投資業的機構法人去看中國與日本的兩個生產廠房,你想不想來呢?」

        強老大來這裡的用意是要替古三小姐與外資天后蔡曉純談股權的事,所以對於黃少柏的邀請,不是很專心地隨口地答應著。

       「好啊!很久沒有去上海了!我問問看你姐姐要不要一起去。」

        「葉大哥!我欠你的錢,過一陣子我就會還清。」

        「慢慢來不用急!對了,你姐怎麼最近又失蹤了,她好像經常性的每幾個月就要失蹤一兩個禮拜。」

        「自從我爸自殺過世後,她就是這樣,啊!換我上臺說明公司財務了,忘了告訴你,葉董事長升我當財務長呢!」黃少柏說完後便走向講台打開了筆記型電腦開始說明著博發的財務狀況。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