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每家金融業的交易與投資部門,都有位心狠手辣的大頭目,其個性之兇猛會讓所有交易員膽戰心驚,特別是沒有經歷過買賣的殺戮戰場的那些交易新兵。其他同業也多有這樣的投資長或交易室的頭目,譬如號稱外匯天后級的一位女投資長,傳說曾經拿棒球棒砸毀那家投信的交易室,一位走避不及的胖子研究員竟然不小心被打破頭,送到醫院縫了十幾針;強老大來到大安證券一年多,或許是背負了公司的重擔,也可能是自己使命感太濃,雖然不至於打破下屬的頭,但也經常地將一些新進菜鳥罵哭,也罵走了一些新人,今天這批由人事部門帶著參觀的菜鳥,就是要來替補半年多來被強老大逼走罵走的人事空缺。

       「不甘心啊!不過也沒有辦法,我們都盡了最大努力去爭取春日堂科技公司的承銷案了,剩下的就只有聽天由命了。」一位站在會議室裡面,已經抬不起頭的資本市場部襄理。

        另外陪同站在裡面的還有三、四個人,強老大背對著他們,望著落地窗外的棒球場,很明顯的,他似乎已經快要壓抑不了盛怒的情緒了,人事部門主管與一群新報到人員尷尬地杵在會議室門口,藍瑞克見狀,趕緊從他的辦公室跑進會議室企圖來化解一場可以避免的辦公室小風暴。

         「強老大!今天有新人報到。」
         從這群強老大帶領集體跳槽的老行庫年青團隊來到大安證券後,藍瑞克一直扮眼著強老大的緩衝瓣,然而,企業管理上本來就要有恩威並濟,如同一部新裝機尚未完全渡過磨合期的機器一樣,總要有人緊盯每根螺絲,但是,更要有人經常性的塗抹機油,讓整部機器運轉的更為潤滑,無形中兩人的角色定位就十分清楚,合作的契合度比當時在國華銀行好很多。

        強老大嘆了嘆息:
       「好啦!現在的草莓上班族經不起罵,那麼,我只得好好的教你們好了,其它今天來報到的新人也一起坐著聽。天才是上天賜予來的,人才是大人教出來的,你們那麼笨,是我跟公司的責任,」

        「藍瑞克協理,股票承銷是你負責的,你先來對大家講一講承銷業務的範疇。」

        藍瑞克清一清嗓子:
        「承銷是協助工商企業於資本市場籌措長期資金之功能,並掌握市場趨勢,適時推出合適商品,以符合發行公司及投資人之需求 ……」

       強老大望著牆上的那四幅四幅日本浮世繪畫風的陶板畫,尤其是鈴木春信的「海女」出神,他沒有察覺會議室內的菜鳥當中也有人目不轉睛地觀看這幅「海女」。

       這人正是vivian黃薇。

        「葉副總,你要不要補充一下呢?」
         強老大回神後接下去講:
      「承銷只有三件工作,第一是打字員,承銷一家公司的股票或債券,大約要準備上百種官方表格,這些不用我教你們,如果連打表格都不會,明天就不必來了,這些查核、報表製作等等,隨便一個會計師事務所的月薪一萬八的工讀小妹都會,我加五千塊錢就可以請一卡車的查帳員,不,一火車。」

        「第二個工作叫做找人找關係,你說說看,你們到底去找了春日堂公司哪些人?」強老大看著被罵的那組承銷部人員。
        「我們一共拜訪了春日堂的財務長、業務副總與總經裡,而董事長也見了一次面。」

        「稻草人!稻草人!」強老大哈哈大笑地說。

        「叫你們去收購稻米,不去找農夫,竟然去找一堆稻草人談米價,你們說說看,你們去拜訪春日堂公司稻草人幾次?」

       「五次!」

         「五百次都一樣,因為你們不找海神波塞多,而去找稻草人,你們有誰聽說過希臘海神波塞多(Poseidon)的故事嗎?」

         Vivian大膽地回答:
       「波塞冬是希臘奧林珀斯十二主神之一,他是宙斯的哥哥,地位僅次於宙斯。他的羅馬名字是涅普頓(Neptune),九大行星中的海王星。他與宙斯一同戰勝了父親克洛斯之後,一同分割世界,他負責掌管海洋,在水上擁有無上的權威,是大地的動搖者。他能呼喚或平息暴風雨,輕易地令任何船隻粉碎。」

        強老大笑著對人事部主管說:
         「看起來,你這次終於有錄取一些像樣的人進公司;沒錯,波塞冬有點像藏鏡人的味道。」

        「好像比喻錯誤了吧!」Vivian皺起眉頭輕聲地反駁。

       沒想到強老大一點都不生氣
        「每家公司有一兩位所謂海神的人物,而且通常沒有顯著的抬頭,也不會去負責抬面上的業務財務或生產等等,有可能只是掛名一個董事,甚至於只是一個顧問,最常見的是,海神藏鏡人根本不出現在公司與相關業務上,但是,舉凡重大事件的安排,抬面下利益的分配或股價的高低,其影響力遠大於抬面上的董事長總經理。」

        「講得更清楚一點,大部份公司上市就是要撈錢,只是怎麼撈?股市是全市界最黑暗最困難但又最好賺的生意,一開始一定會有個大公司的工程師或研究機構的研究團隊,他們發明或開發了一些新產品或新技術,於是,這些股市海神藏鏡人自然就會出現,海神會告訴這群除了擅長電腦、技術與實驗室以外,連薑母鴨為何不用公鴉的原因都搞不懂的天才工程師,我幫你找一批錢,我幫你找人蓋工廠,我幫你找國際大廠客戶,我幫你搞股票上市,我幫你名利雙收,你只要扮演好稻草人角色就好了。」

         「第三種工作叫做分配,找到海神波塞多後,直接和他喊條件,法律規定一家公司上市必須經過證券公司的承銷,對海神而言,這就是要他吐一堆利益給我們分,沒辦法,我們是合法的金融土匪,但是,如果可以將整個利益的餅做大,就算分一杯羹給我們,就海神的算盤而言,還算是一宗划算的生意。」

        「當然!偶爾稻草人會誤事,所以一旦喬好大家的戰鬥位置後,安撫稻草人乖乖別亂動也是承銷的事情。」

        「所以,春日堂的承銷案能否爭取到,瑞克,也請你聽清楚了,首先要找出春日堂的真正藏鏡人,第二,他要什麼條件都開給他,第三、那些你們拜訪過的稻草人們,探聽他們愛什麼、喜歡什麼?愛喝酒的送頂級五大酒莊,愛打球的送套Homma球桿,愛粉味的就帶去酒店陪打炮,交際費沒有上限,知道嗎!什麼都不愛的稻草人,就安排媒體公關公司去做整體形象包裝,上媒體接受訪問,出版自傳書,順便幫他買個青創楷模獎什麼的,讓稻草人工程師董事長自己爽一爽。」

        正當強老大開完會議走出會議室門口,聽到了vivian對著牆璧地浮世繪版畫發聲讚嘆:「這幾幅畫挑得很好。」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