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小姐坐在福特2.0的黑色房車前座,古家老爺有個規定,家人在沒有保全與司機陪同下的私人行程,一律必須開著不起眼的車子出門;古家的房子座落在天母磺溪一側的三間連棟別墅,家裡頭車子的出入口有兩個,一個就位於連棟別墅中間那一戶的大門口,而另外一個出入口卻是從別墅地下室的通道,通往隔壁一棟不起眼的十層樓老舊大廈,而這間大樓沒有別的住戶,只有古家;連棟的三間別墅不過是古家的對外的一個障眼法,全家上上下下其實是住在隔壁那間大樓裡面,自從八年前發生了那件古二小姐的作家丈夫被綁架事件以後,古家老爺立刻用他人與投資公司的名義買下隔壁大樓,並故意在大樓大廳的住戶名牌欄中,弄一些什麼出版社、貿易行、稅務代理人等等不會引起注意的空頭公司行號,目的只有一個-確保古家住在這裡的安全,而三棟別墅根本只是用來招待親友與對外聯絡功能罷了。 

        開車載著古三小姐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未婚夫-製藥公司的小開-謝三和,一個典型的紈袴子弟,家中排行老四,上面有兩個哥哥一個姊姊,人人稱他叫小謝;所屬家族是台灣第一大藥品製造與代理銷售的集團,謝三和由於是么子,從小被祖父祖母寵愛有加,高中畢業後考不上大學,只好被送到美國加州去念一些所謂的野雞學校;回國後要不是被父親逼到藥廠去上班的話,小謝根本也沒有那種想要工作的打算,終日與一些美國回來的ABC瞎混,不是泡在夜店就是在高速公路飆跑車;年過三十以後雖然收斂起那種玩樂的習性,但還是天天跑去花蓮台東去玩石頭、釣魚,否則就是跑到深山裡頭去找一些禪師去聽道修行,要不然就是聽歌劇、品紅酒等等附庸風雅地度日。

       「哇!好美阿!沒想到從台北開車一個多小時,就可以登上內灣的山上,欣賞這麼漂亮的景色,尤其還可以遠眺雪山霧茫茫的山巔。」小謝高興地說著。 

       「我昨晚才從日本回來,銀行那邊還有一堆事情等著我處理,你一大早就半強迫地載我來這裡。」古三小姐沒好氣地回答。 

        小謝故作優雅狀地下車幫三小姐開車門後說:
       「我辛苦的老婆,你們銀行有請那麼多專業經理人,你何苦事必躬親地處理那麼多瑣事呢?你看我就效法那位經營之神許文龍,管管大決策,充分授權給底下的專業人士就好了;我還不是將公司管的好好的,每天釣魚、聽歌劇、泡溫泉,生活比你快樂多了。」 

        古三小姐嘆了一口氣說:
       「我沒你那麼好命,我們家風一向保守,以前除了上學以外,什麼地方都不准我去;連交朋友也是,我高中三年級時認識了一位讀台大的大一男生,我們家就像是調查狗的血統似地調查那位大男生,知道了那位男生的家庭背景僅是一個普通的南部工人子弟後,就強迫我跟那位男生斷絕關係,後來怕我與那位男生繼續交往,竟然把我送到美國去唸書。」 

        小謝聽完沒有表情的問著:
       「我才不想那麼多,反正一大堆事情,我爸爸與哥哥們會幫我打點好,像我們這種家庭的老么,每天等著安排過日就好了。」 

        說著,小謝牽著古三小姐的手走在內灣吊橋上,春天山上的寒風吹得古三小姐直打哆嗦,山峰上層的霧氣緩緩地下降,假日時車水馬龍遊客絡繹不絕的內灣吊橋週邊,此刻竟然寧靜的只有橋下油羅溪的磅礡水流聲,過了吊橋後走進一條不知名的步道,一種清幽安靜的氣息瀰漫在整片霧氣的山林當中。

        古三小姐深深地吸了一口濕冷乾淨的空氣說道:
       「我最近真的很煩很煩,我大姐對於金控的企圖心很重,她竟然要聯合外人來取代我的位置,甚至不惜犧牲古家的利益來成就她,我真的是用盡了所有資源,又要對外拼鬥,又要防止大姐的扯後腿,眼前這麼美的景色一點都沒辦法讓我快樂;你是我的未婚夫,能不能動用你們家的一點資源,來幫我確保這場戰役的成果呢?」古三小姐乾脆表明了自己求助的心聲,這也不是第一次向未來夫婿求助了。

        小謝搖搖頭的回答:
       「我只是在家裡吃冷飯的小老么,雖然我清楚的知道你我這種家族,沒有所謂的兄友弟恭這回事,反正我只想乖乖的聽人安排,該是屬於自己的財產自然就會分給我一些,你父親已經將許多財產都給了妳了,又何苦去跟妳大姐去爭來奪去的;不是我不幫你,我自己在家裡面也不過是個有名無權的么子,坦白跟妳講,我的兩個哥哥積極的促成我們婚事,他們的居心與動機本來就是存心不良,到時候他們會說,小謝娶了一個銀行家老婆,得到的財產已經夠多了,我們謝家的財產就少了我去跟他們搶奪了。」

        古三小姐瞪大眼睛看著小謝,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寫在臉上,山巒的霧氣越降越低,整個空氣似乎被凝固著。

        小謝繼續說道:
      「雖然大家沒有明講,我跟妳結婚這件事情,有點擺明著讓我去入贅到你家的含意在裡頭,既然我們生在這種家庭,就逆來順受當個棋子就好了,以我而言,兩個哥哥經營家產好好的,我只要等著坐享其成就可以,何苦去跟他們要求什麼資源呢?」

        古三小姐沒有再多說什麼,雲霧終於整個籠罩內灣,這時候古三小姐心理頭希望有個厚實的肩膀讓她安靜的依靠著,讓她小鳥依人的無憂無慮地欣賞眼前美景,但是眼前的未婚夫小謝顯然不是這個心中的厚實肩膀,古三小姐心理浮現著六本木的居酒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小謝故作輕鬆地勢探問著:「山下過去不遠有家不錯的溫泉旅館,要不要去泡個湯再回去!」 

        「回台北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古三小姐當然聽得懂小謝的一些求愛暗示,只是她不想把一生中最美的第一次,獻給眼前這個不值得愛的軟弱男人,雖然這個男人已經註定會成為一生的伴侶,這個無法改變的家族宿命。

         古三小姐打開車門,拿出放在裡面的手機,顯示出:「強」的七八通未接來電。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