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年4月10日「大信銀監察人大信投資改派代表人,由關新勇擔任」

        強老大來日本四個多月的日子幾乎天天會盯著網路上相關的台灣新聞,這已經是每天早上醒來必做的工作之一,從大安證券跳槽到國華金控籌備處後,三個得力助手也跟著過來幫忙,台灣方面由vivian監控著添總與古家其他兩個姊姊以及古家大家長的動態,屎蛋跟著他來到日本周旋於四菱與住友之間,rick被派到曼谷與神秘人物做接觸,強老大又要為自己在新金控的地位與古三小姐的霸權做一些鞏固的安排,更重要的是需要一個熟悉日本與香港、中國金融法令制度的「局中人」,來做一些檯面下的資金安排,並巧妙的透過這場金控股權與家族內鬥的矛盾,佈建出一張由人脈與金脈所串出來的複雜網路,強老大清楚的知道這中間的環節需要一些不能浮出檯面的局外人來編織,而這個局外人看似無關緊要,卻又是舉足輕重;一個月前聽到屎蛋談起大阪有明悉子這一號金融業的棄婦後,早就透過特殊的管道去調查個一清二楚:

        明悉子五年多前在富士銀行香港分行任職時,就受老長官君代之託,一直幫四菱的佐藤與一些大藏省官員、國會議員和一些大商社洗錢,後來當洗錢的勾當東窗事發,明悉子與君代和一些低階文官就成了待罪羔羊被判了三年徒刑,與長官君代出獄後拿了一些封口費開了家高級料理亭「迷霧森林」,但是君代又利用這家店建立了更廣更深的政商人脈,暗地裡又重操舊業-幹起了替政商要員洗錢的勾當;明悉子剛好是強老大想要精心佈局中理想的人選-懂得中日英文、熟悉檯面下的金融操作、熟悉中國香港與日本的金融環境,更重要的是她的心中充滿著不甘、怨懟與貪婪。

        周五早上大阪梅田新車站的附近異常的冷清,強老大在新東海新幹線的入札口看了看手錶,冷清的新幹線人潮透露著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最為陰霾的一年-2002年,日經指數跌破一萬點的空頭完全反映在搭乘新幹線的人潮上面,車站裡面的禮品店也悄悄地販賣起「千圓禮盒」與「百元便當」等廉價商品,強老大看到這些景象後不免擔憂起未來的台灣經濟,因為按照過去幾十年的經驗,日本的景氣走向通常領先台灣一到兩年;想著想著忽然聽到一句清脆的呼叫聲音:

         「強桑!」

       強老大轉過身一瞧,明悉子穿著一襲加賀染織的和服,外面套著草綠色暈染的外掛,腰帶繫著一條京都針織的淡紅色的綢錦,但是為了突顯其年輕的特質,特意的將頭髮給放下來梳著一頭小波浪捲式的及肩長髮。強老大伸出了手緊握著明悉子說:
       「歡迎妳第一天上班,妳是大信銀行的孫公司-hot green投資公司的第一號員工,從今天開始我們是同事關係。」

        兩人進了新幹線札口準時搭上早上十一點鐘發車的新東海道新幹線「希望號」,找了兩個位於抽煙車廂的自由席後,強老大立刻跟明悉子說明工作項目:
       「hot green投資公司是大信銀行的子公司大信租賃的轉投資公司,登記在英屬維京群島,股東只有三人,一個是大信租賃,一個是古家三小姐也就是我的老闆,另外一個就是我;資本額只有一千萬美元;這家公司的功能很簡單只有一個-避稅與逃避稽查,此外我的工作就是要幫大信銀行取得台灣公營行庫-國華商銀的經營與控制權,並將大信銀行與其他相關的金融公司如證券、租賃與產物保險公司納入金融控股公司的體系內,我還要替古家三小姐鞏固她在家族中股權、地位與其他種種,當然這些與妳都沒有關係,這個牛皮紙袋有hot green投資公司的印鑑,妳在這個月底前用這公司的名義在東京開個辦事處,並用東京辦事處的名義向台灣當局申請幾個QFII的名義,並到香港與曼谷開幾個銀行帳戶,開好了後立刻通知我,我自然會叫妳做一些資金的轉帳安排,想必這些工作妳比我更清楚,還有將這家公司我的名義換成妳的,並由妳當起負責人,因為我有台灣的公民身分,很容易受到我國政府的稽查,妳一個外國人身分做起來會比較方便省事。」

        明悉子打開牛皮紙袋看了看一些登記文件與印鑑後回答說:
      「這不就是洗錢的工作嗎?」

        強老大笑著說:
       「日本人替他國人民洗錢只要不涉及本國事務的話,日本法令是規範不了的,還有這裡面有本日本銀行的存摺,差不多有四百萬日圓的金額,這就是供妳未來兩個月的一些交通與活動的費用;過一陣子自然會有一個從曼谷來的朋友與一批從中國轉出口的報廢手機要透過這些帳戶,有資金會做一些移轉,有貨物的報關紀錄、有免稅的銀行帳戶,到時候妳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明悉子用一個狐媚的眼神望著強老大說:
        「那我未來有什麼好處?你又有什麼好處?」

        強老大掏出了新幹線的車票給列車長查驗後回答:
        「說穿了妳也是明眼人,妳大概也很清楚自己扮演關鍵人頭的角色,這家公司以及未來要你做的事情,如果有任何利益的話,妳可以分得10﹪的股利,我下周回台灣就將我的股權轉讓妳。」

        希望號正好停靠在名古屋站,同車廂中陸續有人下車,整個車廂僅剩下強老大與明悉子兩個人,明悉子點燃起一跟香煙後將香煙嘟到強老大的嘴巴裡說:「你不擔心我將這四百萬給獨吞了?你知道我要消失在大阪或東京人海中的話,你是很難把我找出來的。」

        希望號從名古屋站開動後漸漸的加速前進,車廂前的時速顯示器顯示著『299KM/h』的驚人數字,強老大用力吐了一口煙後說道:「妳跟我一樣都是那種不會被眼前的短期小利益所迷惑的人!」

       明悉子身體緊靠著強老大透出了淡淡的紫羅蘭地中海風味的香水味道,和服的前擺中隱隱約約的露出若隱若現的胸酥,低頭故做羞澀狀的說:
      「那我是不是你眼前的小利益呢?」

        強老大故意站起來伸手到座位上的行李架上去將公事包拿下來,打開公事包後掏出了一疊傳真文件後回答著:
      「我不與工作有關的女人發展出工作以外的關係。」

        說完強老大望著窗外飛速急逝的景色,心中浮出了vivian的模樣。新東海道新幹線分為兩種,希望號從大阪發車後只停靠名古屋與橫濱兩站,其他普通的新幹線則是停靠大約20站左右;兩人此刻沉默不語,窗外剛好經過熱海溫泉站,強老大想起剛剛幾年前與前妻強嫂來熱海溫泉旅行的往事,那次剛好是國會辦的海外日本旅遊,恰好同行的也有前妻的老闆-姜公正議員也同行,強老大一一回想過往,前妻與姜議員的姦情大概就在那時萌生的,越回想就越覺得不對,為何連續三個晚上在熱海與伊豆的溫泉筵席上自己都被灌得酩酊大醉不醒人事?半夜中也依稀的聽到前妻離開房間的聲響?………. 

       「強桑!你正在想女人,對吧?」明悉子露出了調皮的笑容。

        強老大回神的說:「人不要太聰明,我們等一下要去成田機場接機,這個是台灣來出差的名單。等一下我跟妳講這些人的背景與妳要做的事情!」

        強老大瞄了名單一眼:台灣國會財政委員會-姜公正議員。 心想真是他媽的冤家路窄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