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桑!你還要喝點什麼酒嗎?」明悉子輕聲的問著強老大。

        強老大揮揮手示意著有些微醺的感覺:「明悉子,我剛好有稍微研究密宗呢!」

        強老大用中文說著並寫著「密宗道次第廣論,明悉種因乃前端 , 淨化篩選更是煩」的漢字。

        明悉子仔細的看了一下對著強老大說:「你還真的有涉獵在這上面!」

        強老大靜靜的看了明悉子五分鐘後,望了望斑駁狀壁飾上的掛鐘,淡淡的說:
       「已經晚上十二點半了,我想你會取這個名字,就很容易猜想到你內心的傷痕與那股急於悟道的迫切心理!」

        明悉子瞇起了那對深遂的鳳眼說:「聰明的人就別問太多了!」

        強老大邊走到櫃檯結帳邊說:「這是我們公司的招待所,後天我打算弄個雞尾酒會招待一些台灣來的客人,我能聘請妳來當我的bar-tender嗎?」

       明悉子看了名片面有難色的說:「在東京六本木,離大阪很遠呢!」

       強老大笑著說:「我都跟你們老闆娘打點好了,我會用兩倍的酬勞支付妳,還有明天中午十一點在梅田車站東口等我,我們搭東海道新幹線過去!」

        明悉子有點不悅的說:「你怎麼知道我會答應!」

        強老大舉起右手的食指輕碰了明悉子的耳垂笑著回答:
        「妳一定會到的!因為我在日本需要一個工作上的內應。」說完後拿出一張名片並開了一張三百萬元的支票後交給明悉子。

       「這是妳前半年的薪水以及我個人在日本的一家投資公司的辦公室,若覺得不妥或有什麼疑問,明天到新幹線上再說清楚,我很明確的告訴妳,我來日本找了幾個月就是要找一個像妳這樣的幫手。」

        明悉子望著強老大走出了門口,唱盤剛好放完了最後一首曲子;拖著疲憊的身體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與老闆娘合力將鐵門拉起並脫下披在素面和服外面的黑紋短外掛,踱步到吧台裡面將一堆客人用過的杯杯盤盤一一清洗,並望著吧台內牆的鏡子,那青瓷色的和服已經非常樸素,搭上素雅的妝底使得明悉子的臉色更形黯然,不知不覺停下了手邊的清洗打理工作,拿起隨身包包內的腮紅刷,把整個臉頰撲上淡紅的彩粧,然後在日本女人臉蛋中常見的單眼皮上塗抹眼影;明悉子自從一年多前被富士銀行解僱後,就來到這家以前的老長官君代所開的「迷霧森林」酒吧工作,三十歲不到的年齡竟然一夕之間從海外的特派首席外匯交易員墮入社會的底層,一年來這家店來來去去了許多日本金融業的棄婦,明悉子看了許多以前的同事與同業女孩子就此墮入更深的底層-出賣肉體,不願意就此放棄人生的她一直在等待重返職場的機會,回到自己所熟悉的金融廝殺的領域。

        「媽媽桑!我明天請假一天,阿!後天與大後天都會請假!」明悉子望著鏡中的自己臉龐後說出。

        迷霧森林的老闆娘君代用疑惑的眼神望著明悉子,這位以前這得意的手下戰將的眼神似乎又透露出堅定的訊息,君代將手邊的香檳杯一一擦拭乾淨後對著明悉子說:
        「妳以前從來沒有連請三天假過呢!」

        明悉子收起的腮紅刷與粉撲後問著君代說:
       「我這樣看起來好看嗎?」

        君代嘆了一口氣說:「你跟那位強桑只有一兩面之緣,值得你投入嗎?」

       「一個墮入底層的女孩能夠翻身的機會不多,即便只有一點點的希望火苗,都不要去撲滅它!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好損失的,頂多這次機會消逝以後,我就答應右衛門商社的古河取締役(按:常務董事)的包養要求。」

       「古河那個老色鬼什麼時候跟妳提過這個了,我怎麼都不曉得呢!」

        明悉子流下眼淚,將腮紅的彩妝都糊濕的糾結成兩道淚痕後對著君代說:
       「我知道你一直想撮合我與古河的事情,我也知道你急需古河的資金來挹注這家店的營運,一年多來受妳的照顧與收留,如果這次無法重回職場,我會答應古河的納妾要求。」

        君代望著明悉子,抽取了幾張化妝棉擦拭掉明悉子的臉上兩道鮮紅色淚痕說:
       「傻瓜!明天才要去見人,今天就迫不及待的裝扮起來,妳以前在我的交易室工作時就是這副心急的德性,明天一早我去幫妳好好打扮讓妳去見新老闆。」

        明悉子與老闆娘君代走出店門口,設定好防盜的保全系統後,君代望著「迷霧森林」的招牌對著明悉子說:「妳以後不要再走進這裡了!」

        明悉子與君代兩個人似乎喝醉般的大叫:「再見再見!」

        明悉子蹦蹦跳跳的叫喊著。門口貼了一張著名能劇「櫻姬東文章」的宣傳海報,明悉子指著海報對君代說:
        「這是一齣改編後的戲劇,故事描寫幕府時代中期,一名德川幕府中的家臣利用三個兒子的繼承矛盾,從中謀奪幕府權力與家產,並與藝妓櫻姬的裡應外合進行了一連串的扶植幼子擊敗兄長登上幕府的大位的故事。」

        大阪梅田公園的春末仍舊綻放了稀稀疏疏殘櫻,在一遍青綠當中顯得十分侷促。 

        九迷霧森林完,第十章墮落城市待續,
        古家三小姐登場與強老大的舊恨-前妻的新歡姜議員,以及大信銀行古家老臣和日本四菱商社在東京上演著金控官股股權的前哨站,以及委託書大王虎哥與rick在曼谷的一場冒險之旅....都將在第十章墮落城市中慢慢開展出故事的架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