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一個平凡而陰溼昏暗的早上,空氣轉為冷冽,住宅區內行人逐漸稀少。爬文於案牘間,雖沒有文房四寶的腐儒酸味但書房充滿著那杯昨夜喝剩的哥斯大黎加溫泉咖啡,再好的東西都不耐新鮮的流逝,此刻的一個中年作家在幾個月的激烈發光發熱之後,書桌前又擺滿了一本又一本的「療癒系」溫泉渡假指南,川端康成「雪國」內那位自我放逐到湯澤溫泉鄉的頹廢作家,用句現在的術語,中年疲乏,用句我的新創名詞:「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座標」,川端用情慾來救贖,我偶爾煮杯咖啡來定位,太沉重?一杯溫熱的現煮咖啡起碼可以找到一整天的人生定位。

        我其實不習慣什麼事都不做,因為從前的我是來自於終日忙碌的國家, 與究極忙碌的金融業操盤交易員,每天都像摩天輪般地上下轉個不停,即始離開了那樣的環境後,也經常如此。對我而言,交易員也好、大師也好、名嘴也罷。現 在就這樣靜靜地坐著,啜飲著熱騰騰的索馬利亞咖啡 (一種不易被遺忘的味道,但這味道又不會粗魯的強過您的心思),看著那些該死的旅遊書與網站,瀨戶內海日光九州….又再向我的心在招手,起心動念間,好想把傷痕累累的身驅丟到北國楓海與溫暖泉鄉。

        我不喜歡巴西與牙買加的咖啡,太流行與過份主流的價值從來不是被我所喜,碧湖旁賣咖啡老莊的窖中那一包包的東非原豆,不知敗了我幾根漲停的金錢,望著湖邊的雲影流動,看著遠方的崙尾山倒影在碧湖內旋轉,看著內科上班人群行走,看著時間流失。我很想把書架上的朋友們,巴菲特與夏目溯石、郭恭克與村上春樹、土屋隆夫與詹宏志、鍾文音與史帝芬金、麥田補手與許佑生的『口愛』……拿出來,好像自己得做點什麼事、寫些什麼文章。

        對!也許幾萬個讀者想要了解2007年fed二度降息的意義,有更多的讀者想要我說百元油價的三兩事,市場一些人士對我的盤勢分析有著高度的興趣,一些媒體和出版社等著我答應那些累死人的工作,我的營業員等我回覆,其實真正需要我的是那壺已經快要冷掉的肯亞咖啡,數年如一日的不加糖,等我喝完這杯咖啡後再說吧。

         我認識許久的的一位中年作家:阿國啊,找我喝咖啡聊是非,來說他的故事呗:

        幾年前,身心疲備的阿國啊在妻子終於受不了貧困生活離開後,帶著僅剩的三十萬元在東北角海岸山脈上一個廢棄數十年的礦產小村住了下來, 他租了在小鎮車站附近的一家只有五間房間的小旅館。那家旅館的巷子往裡裡外外,除了有一家破舊的阿婆黑輪攤,幾家只有週休二日才會營業的無趣名產店,而這些名產的產地是來自於台北新莊的工廠;山脈下有一個比較有名的溫泉鄉。

       阿國啊會來這裡也只是隨手買了車票,提光了所有積蓄,逃離破碎老家的倉促跳上松山車站的最後一班慢車,來到這裡,快要清晨,就在想要找個地方睡覺的心情就落腳在這家小旅館,阿國啊一睡就七天,他太累了,似乎一生中從來沒有休息過。

        狹窄骯髒的小旅館客廳,坐著一位不可思議鮮豔如花的美少女。 更不可思議的是她竟然長的好像阿國啊那位逃跑的前妻,睡了七天後,少女問阿國啊:

「先生!你想要我陪你睡覺嗎?」
「我睡了七八天、哪還睡得著!妳叫什麼名字?」
「小悉!」
「好美的名字!」
「我可以叫你….」
「阿國啊!」
「我已經兩個禮拜沒客人了,你就當捧場一下吧!」

       就在小悉細膩的指功與舌功,阿國啊滿足的又再度進入夢鄉。

       在夢中,阿國啊看到了五年後的自己,股票投資賺了好幾億,寫了四五本暢銷的書,其中兩本小說還改編成劇本,被李安拿去拍了一部叫做「財。戒」的賣座電影,離棄的老婆回到身邊,家裡有個三歲小男孩,老婆肚子還有一個女孩即將臨盆……。

        扣扣扣….
        聲聲敲門聲打醒了阿國啊的美夢,揉揉雙眼看著旁邊,小悉不在,阿國啊驚覺到背包裡的錢,數了數,小悉拿走了她該拿的錢,阿國啊迷惘著看著垃圾桶裡的使用過的保險套。起身打開了房門,來敲門的是旅館的老闆娘,說是老闆娘也不貼切,她看起來似乎沒有家人,獨自看管著這家破舊旅館,年紀大概有七十好幾了,阿國啊住進這家旅館後,第一天就付了一個月租金,所以這阿婆就再也沒來煩她,阿國啊見到老闆娘,有點不耐的問著:

「找我幹嗎?」
「歹勢ㄚ!昨天你是不是和一位小悉鬥陣。」
「喂!妳是開旅館的,還是查戶口的。」
「我是小悉的老母啦!」

       阿國啊有所警覺的望著門外,這年頭仙人跳的很多,阿國啊露出戒備的神情看著旅館老闆娘。
「有什麼事?」
「小悉已經死了二十年了!」
「你這個裝神弄鬼的老歐巴桑,大白天來找我說鬼故事嗎。」
       
         旅館老婆婆從口袋拿出一張氾黃的剪報,上面有著小悉的照片與意外身故的新聞。
      「如果她昨天有來找你,這已經是他第五次這麼做了,還有你夢裡面所夢到的情節,未來通通會發生,是好夢還是噩夢?先生你好自為之…」阿國啊聽完一陣地轉天漩的倒地。

…………………………

        我與阿國啊到碧湖旁咖啡廳喝著咖啡,我張大雙嘴端著杯子,雙手那杯肯亞咖啡不知不覺冷掉。

       阿國啊對我笑著說:「我這幾年的大運就是這樣來的。」

       我顫抖著問著阿國啊:「那你這幾年一直買進台塑,莫非就是那位小悉告訴你的,朋友一場,快告訴我台塑倒底會漲到哪裡?」

        阿國啊語帶玄機的說:「沒有分析師執照是不能說的ㄡ!」

        我。好。想。去。旅。行

 



 
阿國阿提供



襄兒夜阿寒
 
 
剛果 信州之光


小沈:恬靜的石川縣鄉間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