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的前夕,將近一個月沒有SARS的新疫情發生,一些無辜的染煞者也陸陸續續地康復出院,前衛生署長李明亮以長者身份堅定的口吻對大家宣佈:「台灣正式脫離SARS危機,請大家安心的上街、上班與上學!」這是近幾年來少數讓人感動的政府官員的公開談話;另一方面,股市似乎也慢慢恢復生機,三個月來已經從低檔悄悄的上漲一千四百多點,這時候散戶與法人所討論的不外乎:

「現在進場好嗎?」、「現在可以買什麼股票?」、「阿漲那了多還可以追嗎?」一點都不記得自己在三個月前,曾經用很便宜的價格用力殺出持股,法人急忙參加所謂法說會與拜訪公司,散戶四處打聽哪一個老師、大師報的明牌比較準!一些投顧老師也趁機推出各種優惠方案,吸收所謂的「鑽石會員」、「天使會員」…等等。

虹華的新老闆-秋董與新的總經理-金主虎哥,召開了入主後的第一個法說會,因為股市剛恢復多頭,一大堆法人對這類的法說會可說是趨之若鶩,好比老嫖客碰到第一次下海的姑娘,興奮之情無法言表,…秋董先宣佈:「本公司已經通過三重廠遷廠至靖江二期廠房的決議,至於三重廠的土地開發將交由碰碰跳資產開發公司評估中….本公司引進最新的OLED技術,下個月就可以與中國貼牌電信業者合作少量出貨,目前有八家國際手機與小尺寸面板大廠正在認證中,預計第四季可以看到訂單,明年出貨與營收可以上揚3倍….」…(總幹事按:林老師咧!三倍!說謊不打草稿)。

那位愛抽皮鞭且將虹華股票殺到最低的仁兄—外資首席分析師(最近又得了什麼亞太地區最佳**分析師獎,反正只要會耍嘴皮就可以得獎)問到:「我預估的今年EPS是三元,明年是七元,後年上看十元,不知公司對這樣的預估值有什麼comment,,so p/e ratio有little under value?」這種外資分析師講話就是夾帶大量英文,聽說作愛叫床時也是滿口英文,…

秋董:「那是貴公司的善意評估,我不作預估,但是方向一致,私底下我會agree you,」(總幹事按:法說會的技倆,眾目睽睽還有什麼私底下的,猶如酒店小姐說:我只跟你出場耶…有異曲同工之妙)。

強老大也安排了花吃天王分析師Lisa發問(總幹事按:法說會的技倆之二:安排大量友好甚至一起作多的法人,來套招一些問答):
「聽說貴公司打算向所有的手機廠收取專利權的權利金?」

秋董回答:「這個問題已經進入了台灣與美國的最高法院訴訟期,我們不便評估,但我對於這樣的問題持極為興奮的期待!」(總幹事按:不便評論還又興奮期待,法說會高明之處就在此)。

在這段時期,虹華光電的股價已從8塊多漲到13塊,王科接單也接得不亦樂乎,他以為強老大不知道三年前,背叛出賣的元兇是王科本人,天真的認為強老大是來回饋他三年前的那一場拔刀相助(詳見”金控交易室的一天”),他每天替強老大與金主虎哥作籌碼分散的交易;所謂市場中的「籌碼分散」是指:大股東或大戶將自己大量買進的股票透過買賣,將股票轉移到大量的人頭戶,到時要避稅甚至於要出貨時,一般投資人就看不出他們出貨的痕跡。

如A大戶有一萬張股票,透過營業員去找來20個人頭,然後在股票拉升的過程很有耐心的轉出,如每個人頭戶下面有500張,這樣的做法也可以讓這檔股票看起來很熱絡,也可以達到「騙線」、「騙量」效果;當然王科也得背負許多後果,如人頭戶與強老大等會不會違約交割的風險。

這場請散戶入甕的高潮還沒啟動,任何的拉抬過程中,當一些所謂三大法人還沒進場之前不太可能有停止的跡象,各何況那些「投資妙師」中的「投資妙師」還沒登場呢!

傍晚六點的台北中山足球場,陸陸續續湧入了七八千名人潮,各式攤販如「漲停板香腸」、「長紅冰棒」、「萬點水煎包」、「興奮聚焦的活水」(這是什麼東西我至今仍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銷路還真好)…..所有群眾如回教徒聚集麥加朝聖一般,每個人幾乎全副武裝,帶筆記本的、錄音機的、照相攝影機的、NB的….連電視台的SNG車都開了好幾台,抗議天王科五海都來了…….錯!這不是總統大選的造勢晚會,而是「投資妙師」中的「投資妙師」所開的一年一度的「朋友會」。

一開始暖場的是個看起來很認真的書生,他很用心的去說明什麼美國台灣的總體環境,國際資金與利率匯率的變動,以及台股的結構,可惜下面的聽眾沒人有興趣聽,沒辦法嗎!

「聽說中醫大師去年空頭年都可以賺10倍耶!」
「去年那一檔***不就是他報的,F**漲兩倍呢!可惜我都沒跟到!」
「所以他今天講的內容與明牌一定不能漏掉!」
「還好我們早一點來,剛剛外面有人擠不進來,差點引起暴動!」
「怎麼中醫大師還沒出場」
「上面這個俗啦講什麼石油匯率….無聊死人了」
有人向那位認真的書生丟了汽水瓶上去,並大罵:
「F**!你是在練什麼瘋話!我們要聽明牌」
於是乎全場觀眾大喊:「沒有明牌就下台」、「沒有明牌就下台」、「沒有明牌就下台」…..「中醫大師!」、「中醫大師!」、「中醫大師!」….

那位暖場的可憐書生只好跌跌撞撞的下台,突然間,燈光全暗,就看到中醫大師就從群眾裡面,一邊與群眾握手一邊緩緩的走向舞台,音樂也放著:「中醫一定強」的旋律,群眾爭先恐後與大師握手、簽名,外圍擠不進來的人大聲的喊:「明牌」、「萬歲」、明牌」、「萬歲」……

「各位朋友會的讀友大家晚安發大財」中醫用一貫慷慨激昂的語氣問候群眾

「唯寧靜才能孤獨,唯孤獨視野才能明亮,這就是我們的唯一風格, 現在如此,以後也只有如此!」強老大與vivian在舞台背後細細觀賞這齣大戲。
「爭辯永遠沒有答案,這都不會帶給我們寧靜…..」

vivian問強老大:「搞了幾萬人的場子怎麼是寧靜?」,強老大微笑不語。

「今天就從寧靜才能致遠講起,台灣的各個角落,有一群默默為台灣經濟打拼的中小企業,他們沒有被SARS打倒,所以台灣就不會倒,對不對!」
連vivian都興奮的舉起手跟群眾喊:「對!」中醫大師很滿意的舉起雙手致意著。

「有一個在光學領域默默耕耘了幾十年的CEO,他是T大電機系畢業的高材生,….聚焦在二十一世紀的寧靜領域,他從孤獨中遠離無謂的代工潮流,讓自己從孤獨中浮出遠見與行動力…..他就是虹華光電的董事長秋青台與總經理創業家虎哥……,正直的經營與獨特工程師的不善交際個性…..讓我對這家的未來產生了興奮的活水….」

vivian問強老大:「秋董真的是這樣的人嗎?」
強老大反問vivian:「哪妳是不是處女呢?」說完一手做成「祿山之爪」的樣子。

朋友會超過十點還沒結束,引來員警的舉牌:「超出時間、第一次警告」後才依依不捨的結束這場散戶明牌繞境大會。

強老大淡淡的跟vivian講:「下禮拜這支股票要狂飆了,我還要跟記者發一些關於虹華的新聞稿….咦!那位不是被轟下台的書生嗎!」只見那個書生孤獨的身影在會場的一角,沉默的望著天空。

聲明:我沒有在影射任何人,這樣的場景幾年就會見到一次,如1997年的譚*連;2000年的一位烏魚子外資大師….不勝枚舉。

Yahoo容易塞車,各位可以到無名小站去瀏覽
http://www.wretch.cc/blog/bonddealer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