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和我一樣都是三十到五十多歲左右、而且既愛錢又不愛下功夫去學基本面財務面技術面大魯麵,那麼我推算咱們接觸投顧老師與大師的時間約莫在四五年前(左右、應該是「AV四傑」小夫、藍綠通吃財經國師、吹不大只能小…小…小型股的青筋大師、中國一定強一定旺中國屁都香的日月章正在走紅時,那時我覺得看到AV解盤,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要明牌有明牌、要價位有價位、要表演有表演、要猜謎有猜謎,打開電視機,除了老師解盤以外還真的找不出適合闔家觀賞的節目。

        好景不常,正當我們全家其樂融融的欣賞這些大師表演之際,偉大的政府不去管放映屍體的新聞台、整日漫罵的脫口秀、垃圾比人多的購物台…而開始對投顧老師的表演有了鐵血意志的政策轉彎。

       不到一天我就想起了讓大家解套的方法,天才的我除了愛看投顧老師的LIVE 秀外,從小我就受到更偉大的日本文化的陶冶,日本文化貴在細膩貴在變通,從小愛看的「平成三姬」淺倉舞、飯島愛以及白石瞳使我得到了靈感(厚..少來,從小看飯島愛,別懷疑,總幹事黃國華永遠是25歲,說謊不用考執造)。

        以往看著妖豔的白石瞳,總有那塊惱人的馬賽克毛玻璃,一大坨的擋住了女優的下半身,總讓我在滿滿的幸福感覺外多了一絲絲的惆悵…,而既然當局規定無牌老師不能在媒體露臉,那乾脆用馬賽克遮起來,要知道現在電視製作也受了偉大的日本文化影響下,以往的厚碼早已經改成薄碼,而薄碼的馬賽克保證讓人看了臉紅心跳,當然看到大師風範重現這是免不了的,薄碼讓人一看就一目了然,而且也達到不露臉的目的。

  我從網路(AVno1. BLOG ) http://blog.udn.com/gyjuyloiuli 節錄了一小段對馬賽克的文章與說法:
『…..首先我們還是要簡述一下為什麼有塊毛玻璃這麼不識相的出現:原來是在1980年代,AV業開始不再偷偷摸摸地在黑暗中工作,而要開始登入大雅之堂,這時為了規範同業符合法令的運作,於是有了日本VIDEO倫理協會的成立,在這個協會的制訂之下,確定了「第三點不露」的原則,於是就有了這塊毛玻璃的誕生。

  在那個時代正是日本經濟起飛的時刻,AV業也隨之茁壯蓬勃,每部作品推出來銷售量都不算太壞,因此馬賽克的厚度以及大小也一直沒人覺得「這樣沒什麼不好」。但到了90年代日本的泡沫經濟崩潰,大家手上的錢愈來愈少,但AV業還是大把人要養,於是在不違背「第三點不露」的原則下,開始有人不安分了~片商利用極其稀薄的馬賽克厚度,遊走於法律邊緣……』。

  至於價位的問題,可以用消音的方式,這點在電視製作上是太容易被克服的,個股名稱可以用猜謎的方式,綜藝節目中那些超級比一比的節目早已經發展出很成熟的橋段,不然用猜燈謎的方式也不錯,多年前以「奇怪的玩偶」一謎爆紅的大師,不也給了這些投顧晚輩一個「這,就是啟示」嗎?人性就跟男性的劣根性一樣,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投資人更是如此,明牌不如猜牌、猜牌不如猜不到,….不相信,去翻翻那檔「奇怪的玩偶」當年連拉N根漲停的盛況;人一生中得此一知己….明牌,則無憾已。

  是不是覺得從馬賽克的角度來看日本AV與台灣投顧的發展,有異曲同工之妙呢?事實馬賽克已經是不能遏阻的風潮,雖然想要看它完全消滅並不容易,但是看著男優和女優交歡以及大師暢快的報牌,那一小塊欲蓋彌彰的馬賽克,不是更增加了想像空間嗎?

        還好我的才藝還算多,但很怕一天,連寫遊記、寫小說、寫孔雀魚大戰沙丁魚之類都需要執照,執筆至此,手臂有點因為潮濕而感覺癢癢的,趕緊上網查一下抓癢要不要考個什麼證照的,還好目前還不需要,否則以後抓癢真的要等到四下無人,不過為了謹慎起見,抓癢要不要執照,或許要去函一下衛生當局查詢後,我才能在文章內寫出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