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獎金,小黃不再低調,儘管外面關於聯電公司的傳言滿天飛。

 

   面對同樣的投資標的,看好看壞、有買有賣誠屬正常,否則哪來的成交呢?但如果同一家公司同一個部門,兩個交易員,一個賣出,另一個卻反向買進,這已經不是對行情解讀的見仁見智的層次的思考,而是牽動最敏感的辦公室政治問題。

 

   股票買賣是史坦利負責,只有他以及直屬主管才有買賣的權限,單純負責台幣交易的小黃當然無可置喙,但台幣交易的業務中包括公司債,而可轉換公司債雖然是公司債的一種,屬性與業務歸屬依舊被視為債券,但可轉換公司債在未來可以轉換成普通股票,買這種債券的目的並非想要賺取利息收入,而是想要賺取未來當股票價格上漲後的轉換利益。

 

   小黃抓住這個規定,依照自己的科長權限買進聯電的可轉債。

 

   很巧的是,就在同一天同一時點,史坦利賣光了公司原有的一億元聯電股票,小黃卻反向敲進一億元的聯電可轉債。史坦利的依據是市場內線,而小黃依據的是兩個月多後的新聞:

 

  「總統首度民選順利投開票~市場不再有不確定因素~從投票日至今指數狂飆一千多點~尤其是半導體雙雄之一的聯電~在短短的五十個營業日內大漲一倍~跌破所有專家的眼鏡~」

 

   既然前面三次都能讓小黃逢凶化吉,這一次更沒有道理不相信安樂仔,至於事後又會消失些什麼,滿腦子都是獎金與利益的他,只能暫時拋開腦後。

 

    當所有人看到財務部的及時交易電腦系統後,整個部門上上下下為之譁然,當然,只有什麼都搞不清楚的王副總在狀況外,史坦利氣極敗壞的衝進小黃的交易室,抓起門口的河馬玩偶往小黃的身上丟過去。

 

   「喂!這河馬是我們科的門神吉祥物,你幹嘛亂丟。」小黃被史坦利的舉動惹毛。

 

   「你為什麼要搞得這麼難看,同一家公司的人對作,傳到市場去會被笑掉大牙。」

 

  「我才不管別人的牙齒會不會掉,掉牙齒就去看牙醫,我只想替公司以及自己的部門賺錢,還有底下這些小交易員的獎金也得要有著落啊。」小黃講的義正辭嚴。

 

   「我才不管你的績效與獎金,但你已經撈過界,你哪有權限買進股票?」

 

    對這些挑戰小黃早就心裡有數,他翻開公司的交易權限守則,一個字一個句地唸出來:「台幣交易科得承作可轉換公司債,單一期別與公司所發行的可轉債,科長的交易權限是一億元,但必須經過部門主管同意~

   

   接著小黃拿出上禮拜五的投資建議書的簽呈,白紙黑字寫得一清二楚,王銘陽副總在上頭簽名表示同意。

 

  「我操你媽的,你明知道王副總搞不清楚什麼是可轉債,你居然在他胡裡胡塗的狀況下讓他簽了字。」史坦利的指責也不能算錯,王副總確實以為可轉債是一般公司債,但史坦利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王副總已經站在交易室門口,只見他氣得爆跳如雷。

 

   「史科長,你講話要有點分寸,全公司就你最懂,是吧!」被當場譏笑的王副總惱羞成怒,在這種狀況下,王副總也只能挺小黃到底。

 

  「全公司的投資就只有你史科長與葉經理能簽字嗎?你把我副總經理的權限擺在哪裡?」王副總越講越火大。

    

   小黃對小茹使了個眼色,她見狀後立刻出來打圓場,讓劍拔弩張的氣氛稍微緩和下來,王副總離去前對史坦利落下一句狠話:「收盤後來我的辦公室報到,順便交一張悔過書過來。」

 

  「去死啦!我才不交什麼悔過書,到時候聯電股價大跌,我一定把你們惡搞的情況在董事會上報告。」史坦利也怒氣沖沖地離去。

 

  「科長,你這個賭注實在下太大了。」小茹輕聲細語的說起。

 

  「一億不算大吧!」的確,如果只是單純的買進一億的績優公司的公司債或可轉債,最大的風險了不起損失一兩千萬,與台幣交易科每年平均獲利3~4億相比,實在算不上什麼大風險。

 

   聽到小黃輕描淡寫不願意多談,小茹也只能嘆了一口氣,大家都很清楚,這筆交易已經不是一兩千萬的小損失可以善了。

 

   為了避免下班在電梯撞見史坦利的尷尬,小黃選擇走樓梯,沒想到在樓梯間撞見了河馬。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507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earnman
  • 這就是辦公室政治
  • 保險風 pro
  • 辦公室政治比業績頭痛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