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鰻魚從鰻仔栽養到可以食用的大小,起碼也得十~十二個月的時間,正常鰻魚會在初夏長大,所以日本人才會習慣在夏天吃烤鰻魚,當成消暑聖品。但一年多前,因為貪便宜,安樂仔在南方澳附近向來歷不明的人,收購了一批特殊的鰻仔栽,這批鰻苗外表不像台灣東海岸常見的品種,一般魚苗的身體呈現半透明,奇怪的是,安樂仔這批鰻仔栽的顏色幾乎接近黝黑,一開始安樂仔也不敢買太多,只買了三四萬尾試著養養看,沒想到這批鰻魚從幼魚到成魚只需四個月的養殖時間,去年冬天,他還撈了幾條透過漁會去詢問海洋學院的教授,沒想到他所養的是貨真價實的鰻魚,只是罕見的品種,但烤起來不論是味道或是口感還比尋常品種更美味。

 

    由於冬天不是鰻魚生長季節,整個冬天,日本都處於鰻魚缺貨的季節,頂多只有一些冷凍貨,而安樂仔這批在冬天養成的新鮮鰻魚還吸引了日本漁船跑來高價收購,安樂仔在去年因此發了一筆小財。

 

    今年夏天,安樂仔又遇到那批來路不明的漁夫前來養殖場兜售相同品種的鰻仔栽,這次阿樂仔發起狠來一口氣收購了二三十萬尾,運氣一如去年,從八九月開始養殖,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就已經養到可以收成的階段,但因為養殖量太大,加上安樂仔不想讓蘇澳當地的同業知道他的商業機密,只能從西部的朴子布袋等地高價雇用臨時工人來幫忙。

 

   當然,一些比較重要的活,如看管魚場等,必須找信得過且沒有利害關係的人來幫,所以小黃和雪兒這幾個月來才老是往蘇澳跑。

 

   牽罟跟拔河很像,一群人必須跟著前面拉網者的節奏跟著拉,所以拉網時會喊著「喲~~~嘿嘿嘿」的聲響,漁獲量大的話,漁網會格外沉重,有時候會卡在淺海的暗礁,所以船東必須划著小舢舨隨時注意網子有沒有被暗礁或大型垃圾卡住。

 

    考了一個早上的成本會計,又馬不停蹄地從公館直奔蘇澳小漁村死勁地拉網牽罟,早已累壞的小昕一不小心就摔在沙灘上,在後面的小黃見狀立刻伸出手扶她起身,小昕一站穩就立刻撥開小黃的手,還左顧右盼一會兒確定沒人看見兩人親暱的舉動後轉過頭來對小黃咆哮:「我不管你怎麼想,如果你膽敢對別人說我是你的什麼人的話,我保證你會死得很難看。」

 

  「有怎麼嚴重嗎?」小黃用輕挑的口氣回答。

 

  「黃麒銘!我告訴你,我爸爸不只是鄉長還是我們族內的大頭目,如果你敢對別人亂說話,我一定會叫他殺了你。」

 

   小黃突然想到原住民出草的畫面,但實在無法從眼前這位嬌小的女生一起聯想,撲滋一聲笑了開來,這世界,什麼話都必須仔細認真聽聽,只有從男生嘴巴跑出來的鬼話、或女生所撂下的狠話除外。

 

   「小黃你沒吃飯啊!用力拉啦!」丁淡哥的怒吼聲音從繩子最尾端傳過來,才將兩人帶回牽罟的現實。

 

   沒多久,魚網已經脫到距離岸邊不遠的海上,網內活蹦亂跳的魚群的魚鱗反光好像把海水染成一片銀白,從看到魚影到完全脫拉上岸又足足花了半個小時,安樂仔一邊收網一邊笑著說今天大豐收,漁獲還沒分配完畢,幾個消息靈通的市場賣魚小販早已騎著戴貨摩托車等著向阿樂仔收購。

 

    忙完之後已經晚上八九點,大夥才有時間開始吃晚飯,養鰻人什麼沒有,吃飯配烤鰻魚就當成一餐,安樂仔笑著對在旁邊殺鰻魚的小黃說:「你知道這樣一尾烤熟的鰻魚在日本的居酒屋,要賣多少錢嗎?」

 

  「兩千日圓,換成新台幣要七百多塊錢(註:依照1989年的匯率)。」

 

  聽到一尾魚要賣700元以上,除了家裡有錢的阿嘉以外,無不嘖嘖稱奇,盯著眼前的烤鰻魚,一雙筷子已經快要夾住鰻魚肉的雪兒,筷子懸空停止不動,不知道該不該把眼前一口就要超過100元的鰻魚肉吃下肚內。

 

   當時台灣的物價,一份三菜加塊排骨得排骨飯,普遍售價是20~30元,沒有技術的雜工到工廠去幹粗活,一天工錢頂多500塊錢,雪兒當家教教一整個下午四個小時也頂多才賺七八百元,而這麼一條不到三十公分的黑漆漆油膩膩的鰻魚,日本人竟然願意花上台灣人一天的工資,就這麼幾口把它吃下肚子裡去。

 

  「夭壽,日本人的大便是黃金作的嗎?」口無遮攔的史坦利脫口而出。

 

  「可是,我花了幾個月的工夫養這麼一條,賣給蘇澳漁會,你們猜我拿到多少?」 

 

  「兩百!」 、「兩百五」....七嘴八舌地猜起來。

 

  「五十!其中還要給漁會的中間人抽10塊錢。」安樂仔忿忿不平的抱怨起來。

 

  「日本人賺這麼多?太狠了吧!」丁淡哥出身於那種一聽到日本人就咬牙切齒的外省家庭。

 

  「沒辦法,他們除了有大型遠洋漁船,一趟來台灣掃貨可以載上一百萬條,今天一大早來買,隔天中午就可以載到他們東京的市場,傍晚就可以送到餐廳,而且還活跳跳的,他們除了有這種技術以外,鰻魚美味的秘訣在於燒烤的醬汁,你們現在吃的只是用我們台灣市場買的烤肉醬,你們試試這一瓶日本船員送我的醬汁烤烤看。」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340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arsson77
  • 「這世界,什麼話都必須仔細認真聽聽,只有從男生嘴巴跑出來的鬼話、或女生所撂下的狠話除外。」

    看到這段話先來推一下
  • Larsson77
  • 這篇看完都想吃烤鰻魚了
  • 郭騰午
  • 看完都餓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