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禮拜一次的約會時間相當固定,通常阿蘭姐會在晚上七點鐘準時來到小黃家裡,但今天似乎被什麼事情耽擱,到了七點半依舊沒看到阿蘭姐的蹤影。

 

    此時家裡電話響起,小黃第一反應以為是河馬先生所打來,前幾天一度打算想去換個號碼,但心想即便如此,對神通廣大的河馬,要查新電話號碼應該也不是難事。

 

   不料,話筒那頭是陌生的女人聲音:「你是小黃嗎?我是阿蘭的同事。」

 

    想起前幾次所失去的事物,小黃不由自主的擔心起來:「阿蘭姐出了什麼事情嗎?」

 

   「你怎麼會知道,難怪阿蘭跟我講過很多次,說你好像有很準的第六感。」

 

   「到底阿蘭發生什麼事情?」小黃急著想要知道。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清晨阿蘭過馬路時不小心被喝醉酒的人開車撞倒,緊急送到醫院急救,剛剛傍晚才推出手術房,不過放心,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她的腳可能會比較麻煩。」

 

  聽到過馬路被車子撞,小黃愣了一下後追問:「她在哪邊被撞的?」

 

 「這我就不清楚,聽阿蘭說是家裡附近,但其實我也不知道她家住在哪裡?」

 

    沒錯,阿蘭姐住在敦化南路與四維路之間的巷子內,應該是在敦化南路上發生車禍,小黃的心情跌到谷底,但與其說是低落還不如說是罪惡感。

 

   「阿蘭有告訴你,今天要帶朋友去你家玩嗎?」

   「有!」

   「我就是那位朋友,她不能去你家,但有交代我自己一個人先過去,你希望我去找你嗎?」

   「她人都車禍住院了,哪有什麼心情,改天吧!對了!阿蘭姐住在哪家醫院?」罪惡感掩蓋了所有的情慾,小黃完全沒有心思和電話那頭的陌生女人約會。 

 

   「她老公從中國趕回來,要探病的話就免了。」 那女人說了醫院與病房號碼後,提醒了這麼一句話。

 

    如果不是罪惡感無法宣洩,小黃才不會去探視萍水相逢的炮友病情,如果自己沒有萌生貪婪的企圖,就不會造成這起車禍!

 

    第二天,小黃先在病房外東張西望,確認病房內除了護士以外沒有其他人後,才走到阿蘭姐的病床榻前,順便將買來的鮮花插在花瓶上。

 

   「她的止痛藥的藥效快過了,等一下失效後就沒辦法跟你講話了,探病時間只有十分鐘。」護士叮嚀著。

 

    昨天才開完腿部手術的阿蘭看起來還是很虛弱,講話有點上氣不接下氣:「昨天爽約了。」她露出勉強的笑容。

 

    小黃指著隔著被單的雙腳問起:「嚴重嗎?」

  

   「其中左腳是粉碎性骨折,醫生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我猜這輩子這條腿應該廢掉了,短期間內也不能再做愛愛的事情了,哈哈哈~咳咳咳~」笑得太用力以至於氣岔了好一會兒。

 

   「這個時候還在胡思亂想,好好養病吧!」因為擔心她的老公隨時會回到病房,小黃邊講話邊巡視病床外頭的走廊。

 

   「我跟你講件很棒的事情,昨天我在中國工作的死鬼老公,一聽到我出車禍,就趕著搭第一班飛機飛回來,他看到我的腳廢了後,不知道是同情還是良心發現,居然告訴我,他打算收掉那邊的生意,全心全意的留在台灣陪我。」

 

  「不錯!」小黃敷衍了幾聲。

 

  「你或許以為那只是說來安慰我的話,但我老公和你不一樣,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謊言,而他卻從來不說謊,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祕密,連你和我兩個禮拜見一次面的事情,我也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他了。」

 

    聽了之後嚇了一大跳,人家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最衰的肯定是自己這種被出賣的姦夫小王,不知不覺自己的腳步慢慢移到靠近病床門口的地方。

 

   「小黃,聽我說,還記得我曾經說過,你的眼神中所看到的另有他人的話嗎?那個人是誰你自己最清楚,總之別讓自己做出後悔一輩子的決定,懂嗎?」

 

 

   「有失就有得,我失去了一條腿,但卻找回了老公,很抱歉,以後沒有辦法再陪你見面與那個了,你也別再沉溺在亂七八糟的遊戲中,這樣對你我都好。哎呀,止痛藥沒了,唉呀~」

 

 「聽到你說這些話,我的內疚感降低了不少。」只是小黃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

 

    看了阿蘭姐一眼,知道自己該走了,哪知道一走出病房就看到一個精壯黝黑的中年男人正巧要走進來,憑第六感一眼就知道那是阿蘭姐的老公,小黃毫無懸念只想裝傻的迅速離開,不料那男人卻張開雙臂不讓小黃離開。

 

   「對不起借過!我走錯病房!」小黃的反應相當機伶,幹過交易員的人所訓練的專業就是說謊的臨場反應。

 

  「我知道你是小黃,別抵賴!」被戴綠帽的男人的第六感也是挺敏感的,但阿蘭姐老公的語氣中並沒有聽出有憤怒之意。 

 

    說謊既然被捉包,總不能在醫院內狂奔吧,小黃只好乖乖站在門口,提高警覺提防對方隨時的醋勁大發的舉動,這種場面對於兩個男人都是最煎熬的時刻,窒息的氣氛讓時間感比平常慢上百倍千倍,時間宛如被蝸牛主宰。

 

   所幸這時從走廊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小黃,你怎麼又來我的醫院了。」

 

   原來是之前那位幫小黃躲進醫院的急診室主任,小黃好像聽到救星,閃過阿蘭姐老公身體朝主任走過去。

 

    阿蘭姐的老公總算開口:「小黃,這段期間感謝你照顧我們家阿蘭,不過,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

 

   小黃一轉身,看見他對著自己鞠躬,不知所措的小黃也只能跟著鞠躬回禮。

 

   「這次又怎麼了!又想跑到我的醫院來躲女人嗎?」急診室主任笑著搭起小黃的肩膀。

 

  「躲過一次,就不能再躲第二次了。」小黃緩緩地回答,腦海浮出小昕的臉孔。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382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yschenf
  • 好看
  • liaows
  • 病房這場景實在太詭異了......
  • learnman
  • 應該是河馬幹的?
  • stock0129
  • 哈哈~ 太好笑了
  • andywhit
  • 總大佈展的劇情太有張力了,讓人迫不及待想一直追下去
  • pill45
  • 我在想如果拍片,阿蘭姐這個角色要找誰來演呢?我是堆楊貴媚啦。王彩樺應該也不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