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眼小黃來新東家已經一年,那一年一開年的時局很不穩定,幾顆叫囂的飛彈在台灣外海飛來又落下,股票指數再度掉到四千多點的深淵地獄,台北冬天出現三十二度的高溫,該冷的不冷,不該冷的卻寒氣逼人,唯一的好消息是木柵捷運通車,方便心情低落的交易員,隨時去看看大象的大便代表著什麼K線的涵義。即將來臨的國華銀行三年一度的董監改選暗潮洶湧,牽動著所有行員的未來命運與獎金高低。

    

   「我只是個廢柴,你們大概沒聽過這個詞吧?這是日文的漢字,意思是個性懶散怠惰扶不起的人,最糟的還是我這個廢柴還有異於常人的莫名的自尊心,這種自尊心往往會害得自己進退得咎。」喝醉酒的阿嘉總愛自言自語,但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過了一個農曆年後,阿嘉居然開始減肥,從一百多公斤減到八十左右,從一枚無可救藥的癡肥,蛻變為人模人樣的型男。但個性依舊是吃喝嫖賭無所不來的廢柴。

 

    阿嘉、史坦利與小黃三個人喜歡自嘲是「財務部三大非主流邊緣人」,自從小黃結束了與阿蘭姐的既神秘又親密的詭異關係後,多出來的時間就是和兩個老同學到夜店喝酒鬼混。

 

   「我還以為丁淡親,哼!我早就不叫他丁淡哥,他不配,以為他是咱們的同學,又好意的把你、小昕和雪兒找在一塊工作,沒想到他只不過是想利用大家來完成他的企圖。」阿嘉喝的很嗨。

 

   小黃想到丁淡親與河馬跑到台南信合社的那一幕就感到心寒,但這些畢竟還沒發生就被自己破解,況且自己也有許多難言之隱,除了唉聲嘆氣以外,也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下去。

 

   從頭到尾不發一語的史坦利終於開口:「銀行業有本身的限制,雖然說是新的銀行,但擺脫不了吃大鍋飯的老文化。」

 

           「像我們王副總,銀行上上下下都曉得他是個膿包,明明整個部門都是葉經理一手打理出來的,但就是因為財政部的資格問題,王銘陽就是可以穩穩地當條米蟲。」

 

                 台灣金融業最大的問題在於開放階段的前幾年,當年財政部長王建煊一口氣開放的16家新銀行,名義上好像一位好好先生讓想當銀行家的人都能如願以償,但王建煊的目的卻是藉此保護「軍公教黨國恩庇體系」下的自己人。

 

                當時官方規定銀行的副總經理級以及重要部門的主管必須具備金融業與相關公務部門的經驗五年以上,董事長與總經理甚至規定得擁有七年以上的經驗,以當時來說,只有在公營銀行、財政部與央行等政府機關的公務員才擁有這些經驗,一口氣十幾間銀行、十幾家票券公司的開放,除了用好幾倍的高薪向老官僚體系挖角以外,這些金融業沒有第二種選擇,一方面大幅開放,一方面又用「資格限制」類似工程綁標的方式,讓這群原本就在軍公教黨國體系吃香喝辣的人,多了一堆升官發財的管道與機會。

 

             然而這群第一批從軍公教體系出來的銀行高層有什麼貢獻嗎?難道軍公教體系出來的公務員就能夠代表穩健嗎?那1998年台灣本土金融風暴與2000年的金融風暴又要如何解釋呢?那些掏空的金融業難道都是背後老闆胡搞瞎搞嗎?這群軍公教黨國恩庇體系出來的人,就算不是元凶至少也是幫凶。

 

      「你們聽說綜合券商快要開放的消息嗎?」史坦利不經意地吐出這個問題。

 

         「聽過!怎樣?」阿嘉閃過一絲精明的目光後又恢復原來那種醉生夢死的神情,這剎那間的改變被眼尖的小黃看得一清二楚。

 

 「沒怎樣,繼續喝酒啦!要不要叫幾個公關妹過來坐檯。」史坦利巧妙地閃過這個問題。

 

      「算了吧,我不喜歡用買的。」小黃婉拒史坦利的提議。

 

    「你真的很怪,你可以到處拈花惹草,到處欠一屁股感情債,卻不喜歡明買明賣、不積不欠的交易呢?」阿嘉這個問題已經問了小黃好多年了。

 

         「白天整天都在搞交易,到了晚上就不想再碰任何交易了,我希望自己能過著比較踏實的人生。」小黃故意說著有深度的話,反正也不希望阿嘉能聽得懂。

 

      「小黃!講到交易,我倒想問你,今天會議上為什麼一直反對我賣掉聯電的持股?」股票買賣屬於投資科的業務,是由史坦利負責。

 

  「我不能說!」小黃聳聳肩。

 

       「你這種態度很不負責任呢!大家都是同事,雖然要不要賣光股票是我的事情,但我也不是那種容不下別人意見的莽夫啊!」史坦利想起今天會議上,小黃為了要不要賣聯電股票和自己吵了起來的事情,還是感到耿耿於懷。   

 

       「總而言之,你可不可以聽我一次,別賣掉聯電的股票,甚至連一張其他的股票都不要賣。」

 

     「我告訴你,我昨天晚上才從聯電公司的高層那邊打探到消息,它們的虧損可能會創下歷史紀錄,我也從幫它們簽證的會計師那邊得到證實,現在股價還有二十幾塊,不趕快賣的話,很有可能會跌得更兇,你到底懂補不懂什麼是停損嗎?」史坦利始終認為小黃只是做債券的,不過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偶爾神準個幾次罷了,況且史坦利有著根深蒂固的流派與出身的成見,如台大畢業的瞧不起私大與專科的,交銀正統出身瞧不起花蓮雜牌銀行來的,簡單的說,骨子裡很瞧不起小黃。

 

      「所謂高層,他們的話可靠嗎?」小黃反譏回去。

      「總比你的話來得可靠吧,難道你的消息來源是路人甲嗎?是神是鬼還是乩童呢?」

      「你~~」  

    

               史坦利倒也沒說錯,但小黃也不能解釋關於聯電的股價預測,是來自一張無法用邏輯說服別人的報紙上頭所讀來的。

 

 

 

  「咱們老同學就別吵了,要不要找三個妹來退退火氣,我知道有個妹只要一高潮就會不斷地潮吹~」阿嘉三句話就是離不開吃喝嫖賭。

 

  「別鬧了!日本A片不要看太多。」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478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ndersen1104
  • 太好看了!謝總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