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下午是交易員最輕鬆的時刻,但往往也是最緊張的時刻,媒體記者好像見不得別人可以輕鬆過小周末,金融市場的大事往往都刊在禮拜五的晚報或晚間新聞的頭條。國票事件也不免俗,事情一見報,整個金融市場為之震盪,一堆銀行的交易員忙著清理自己經手過的部位,除了國華銀行以外的所有金融業都忙到人仰馬翻,雖然最大損失者是台銀,但其他金融業也或多或少有著幾千萬到一兩億的部位,別說這個周末,連一整年恐怕都很難過。

 

                 反觀,所幸逃過一劫的國華銀行上上下下瀰漫在一片幸災樂禍的喜悅。

 

             周五傍晚一向是小黃的神祕約會時間,正在等待電梯的他被從公司衝出來的阿嘉拉到旁邊當作吸菸區的樓梯間,阿嘉鬼祟地關上逃生門。

 

  「要請我抽菸嗎?還是要我請你去花中花找小姐?」小黃一派輕鬆狀。

  「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阿嘉神情嚴肅得像出席喪禮一樣。

 

  「你替銀行立了大功了!別這麼嚴肅吧!」

 

    公司逃過一劫,避開了少說也會超過三十億的大災難,剛剛人資部門才對提出稽核報告的阿嘉記了兩支大功,兩支大功這意味著年底肯定會升職加薪。反倒是小黃,別說受到獎賞,聽說上頭還打算追究責任,反正把小黃抹得黑黑的才能徹底掩飾王副總和國票那位小黃之間的曖昧。

 

    但小黃一點都不會在意這些,畢竟他躲過了身敗名裂與牢獄之災,至於記過?這社會上只有笨蛋與公務員才會在乎這些幼稚園小孩等級的把戲。

 

   小黃不能說也不願說,就算想說,也非三言兩語和基本邏輯所能清楚表達,小黃只能靜靜地蹲坐在樓梯上。

 

「我還在聽。」阿嘉一副非得找出答案不可的堅決樣子。

「以後再說吧!我約了人了!」小黃起身打算離去。

 

「那就我來說、你來聽,你的消息是不是來自於連家?」阿嘉迸出這個極度敏感的名字。

 

小黃聽到那兩個字愣了一下停下腳步。

 

「被我料到了吧,今天下午有立委質詢指出,連家在兩三個禮拜前,突然把原本在國票操作的資金全部提前解約….

 

「國民黨!你知道的嘛!就是那麼一回事,這干我屁事。」

「小黃!你簡直挖了一個洞給我跳,剛剛董事長還把我叫去,一直逼問我為什麼會如此神準?還問我是不是和連家有什麼關係?」阿嘉說著。

 

「就讓他們去想像吧,如果他們以為你和副總統有什麼關係,對你也不是壞事呢!」小黃直指阿嘉的心態。

 

「反正我只能告訴你,事先的確有高人指點我,其他的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既然阿嘉朝政商勾結這方面去想,小黃也樂於順著這結論裝模作樣,省得去解釋太多,小黃沒說謊,他指的高人是安樂仔,但阿嘉一口咬定這高人一定是姓連的高官。

 

被阿嘉一耽擱,小黃赴阿蘭姐的約會足足遲到了二十分鐘,兩人一見面照舊是先翻雲覆雨一番再說。

 

「你今天有點心神不寧。」坐在房間小沙發上的阿蘭姐抽著事後菸。

「今天發生了些大事。」小黃懶得解釋,直接把晚報丟給阿蘭姐。

 阿蘭姐隨便翻翻後問起:「這會與你有關嗎?」

「是有些關係,但結果卻是好事。」

 

阿蘭姐看了小黃雙眼一會兒後說:「你絕對不是為了這件事在心煩,對吧?這事件是今天爆發的,可是你心不在焉已經好一陣子了。」

「唉!你知道男人最不喜歡女人具備什麼特質嗎?就是具有太強的識破男人的能力。」

 

阿蘭姐笑了笑:「你什麼時候變得一副愛說教的大學教授似的,既然你說到識破的能力,我就老實告訴你我的感覺。」

 

「雖然從來不過問你以前或現在的事情,我始終感受到你的心裡住著另一個女人。」

「哼!我們之間不是有約定,不過問除了這幾個小時以外的彼此的生活嗎?」阿蘭姐越過線問這些事情有點觸怒到小黃

 

「當然,你先別誤會也別生氣,女人的直覺很敏感,我不是說你和別的女人搞七捻三,我不在意,而且我也不相信你有,你的身體告訴我只有我一個女人,但我就是知道,你的內心已經被某個女人填得滿滿,從你我認識的時候就是如此。」

 

聽到阿蘭並非干涉而只是一般聊天,小黃笑開了:「靠!妳是心臟外科醫生嗎?還知道我的心臟裡頭窩藏了什麼女人。」

 

「不好笑!其實老實告訴你,每次我和你嘿咻的時候,你看著我的臉的時候所散發出來的樣子,根本就是看著別人的眼神。」阿蘭語氣有點心酸。

 

聽到這話小黃自己也納悶起來,他始終不承認自己深層的感情歸宿,只是一直把它壓下去,沒想到被眼前這位密友識破。

 

「男人有些性幻想,很正常吧,A片女星,玉女紅星啦…」不願多談的小黃打哈哈敷衍過去。

 

聽到性幻想,阿蘭姐的勁兒就來了,她興致勃勃地提出:

「下次見面我們來搞3P!別忘了,下次輪到我主導了。」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382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ivilcsk
  • "至於記過?這社會上只有笨蛋與公務員才會在乎這些幼稚園小孩等級的把戲。"
    我在台銀工作,非常認同這一句話,想安ˋ穩退休的人不爭功因為怕出事,只有每天想著升官的人爭著記功,但大部分的人還沒到屆退,常就因為出事只好提前退休,算一算比只求安穩的人賺的錢還要少,這還沒扣掉為了升官逢年過節一堆禮尚往來阿!能夠亂搞搞到65歲屆ˋ退的只有少數阿,只有祖宗積德才有機會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