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捲入兩個主管之間的唇槍舌戰,小茹嚇了一跳,但面對咄咄逼人的丁淡親,也只能硬著頭皮地站在小黃這邊。

 

  「你這簡直就是亂搞嗎!小茹的資歷哪能承擔這業務....」

 

  「我記得你也只是平行單位的科長,沒有什麼資格來干涉我們科內的人事代理吧!」想到先前被丁淡親搶光功勞的舊恨,小黃乾脆豁了出去。

 

   「我會向王副總與常董報告的,你等著吧!」撂下狠話後,丁淡親用力地關上交易室的們悻悻然離去。

 

   幾個交易員和後臺作業人員你看我、我看你,但就是沒人敢抬頭看小黃,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工作,原本吵鬧不堪的交易室一片死寂,只剩下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

 

   到了第二天,利率又進一步下探到6.80%,先前小黃所佈下的30億空單,平均利率是6.84%,用市價去估算,未實現的損失已經高達1500萬。

 

  「小茹!6.80%繼續空下去!」小黃不去理會1500萬的帳面損失,他深信安樂仔,相信這一切的一切,應該都是天意。

 

  「可是,正副科長的30億的權限已經滿了,你要不要.....」小茹提醒著。

 

    「你不敢成交,我自己來。」 小黃自己抓起電話又對市場放了10億的空單。

 

     宛如神鬼上身的小黃緩緩地吐出:「這10億的單子,先藏起來。」

    

    小茹張開嘴巴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眼前這個看起來好像瘋了的主管,心裡想著過一陣子恐怕要偷偷地到外面找工作遞履歷表了。

 

   小黃如此膽大不純然只是因為自己的不尋常的際遇,就在兩天前的傍晚,有個很久沒連絡的同學找上門來。

 

  「薛哥!什麼風把你吹過來!」原來是大一時期的室友薛哥,好幾年不曾聯絡,突然地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看著他的名片『***立委國會辦公室主任』。

 

 「你不是最痛恨國民黨嗎?怎麼幹起國民黨立委的助理了呢?」

 

    薛哥苦笑著回答!「沒辦法,走政治這條路,要嗎上街頭當衝組仔,冒著被抓被關被打的風險,要嗎就只能屈居在這個黨底下,反正別再提當年年輕時候的理想了啦,理想又不能當飯吃,我今天來是想要拜託你一件事情......」

 

   原來薛哥的老闆是那個以財經立委自居的***,前一陣子因為想要關說郵匯局的標案,結果被對方擺了一道,於是心懷恨意,想利用郵匯局長和交通部長(註:當年尚未公司化的郵匯局隸屬於交通部)到立法院備詢,藉機狠狠地修理一頓,但苦無題材,只好叫薛哥去挖挖看,薛哥想到在銀行工作的老同學小黃,於是上門來問問看郵匯局有沒有什麼把柄可挖,就算沒有,至少也得弄幾篇可以雞蛋裡挑骨頭的質詢稿,讓郵匯局顏面盡失。

 

   因為國票事件引發金融市場人人自危,最大的資金供應者郵匯局,除了國票的交易以外,也把其他一些中小型的票券公司與證券公司的交易通通解約,造成這些被抽資金的金融業苦不堪言,甚至傳出有一兩家體質比較差的金融業,被郵匯局抽資金抽到面臨周轉不靈的窘境。

 

  「你的意思是說,郵匯局寧可用低利率去買公債,卻對其他金融業見死不救?」 薛哥興奮地問下去。

 

  「郵匯局是國營的金融業,政策上本來就要負擔穩定金融的責任,退一萬步說,她把資金用在低收益的公債,對國家甚至對存款戶也不公平.....」小黃淘淘不絕地說著。

 

   「太好了,你幫了我很大的忙,你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盡管找我,不要客氣。」  

 

    沒想到,隔天的某專業報紙就刊出修理郵匯局的報導,再隔天,另一家專業報紙又持續刊出更犀利的批判文章,接著那位立委又在立法院內火力全開的抨擊郵匯局,連敗家子、擾亂金融的字眼都出現,反正國會議員的質詢本來就屬於言論免責權,接連幾天,除了薛哥的老闆外,連幾位同黨立委都加入羞辱郵匯局長與交通部長的行列。

 

    只是市場似乎沒人理會這件事情,別看那些交易員各個看起來都很專業,但多數交易員並沒有敏銳的觀察力,他們擅長的只是跟著市場一起走,大家作多就跟著作多,萬一總體經濟發生逆轉或政經情勢的風向改變,這些交易員最後就是大家自怨自哀地抱在一起取暖,最多只是鼻子一摸再找下一個金融業交易員的工作。

 

公債標購的前一天晚上,小黃獨自攤坐在交易室,只留下一盞小燈,凝視窗外民生東路毫無特色的金融上班區的街景,此刻他無心欣賞,內心其實還是有些許不安。

 

  「黃科長,你怎麼還沒下班?」交易室外傳來小昕的聲音。

 

  「明天就是公債標售日,我怕睡過頭,乾脆在辦公室打地鋪到天亮。」可想而知小黃所承擔的壓力有多巨大。

 

  「對了,你怎麼也還在公司?」

  「今天是月底結帳,每個月到了這一天,就是我們作會計最忙碌的一天,整個帳要軋平,起碼都作到快天亮。」

 

   不論是交易員還是一般行業的業務員,他們都是站在光鮮亮麗的舞台上,完全不了解幫他們處理爛帳收拾善後的會計人員的辛苦。

 

   綁著馬尾一臉疲倦的小昕有感而發問起:「我實在無法認同你們交易的工作,換成是你,你會讓別人用你的錢賭博,然後分他們百分之十的利潤嗎?

 

   聽到小昕的責難,小黃不甘示弱地辯解起來:「妳們後檯人員,只要按部就班的作例行的工作,只要不犯什麼大錯,飯碗就可以捧得牢牢地,每年也可以跟著加薪5%,跟著領年終獎金,我們幹交易的,有行情沒賺到,得捲舖蓋走人,萬一賠到錢更得捲舖蓋走人,更糟的是,所有人虎視眈眈覬覦著這個位置,有什麼好羨慕的呢?」

 

   「你自以為聰明,對吧?」小昕頂了一句。

  看樣子小昕是故意來找自己吵架的,小黃靜靜地等待著。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507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flyone1106
  • 情節緊湊 精彩萬分!! ~
  • bihyun1728
  • 第一次搶到頭香
  • maddilator8
  • 這麼大的單,這麼短期的交易,這種工作一般人還真的做不來。
  • robno1
  • 推一下 精采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