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仔又一次幫了小黃,但他不敢沉溺於獲利的喜悅中,對外自稱運氣,對內謙稱長官指導有方,會如此低調並非個性,而是不知道這一回到底是什麼東西會從自己的周遭消失,他逛遍書店,以為又是哪個作家憑空消失,新的事物誕生還比較顯眼易察,但消失這種事情很難察覺,往往在不知不覺中發生,除了逛書店外,小黃努力地尋找消失的事物,甚至破例地與阿蘭姐多見一兩次面,以為消失的事物會和上次一樣從她的嘴巴說出。

 

   也許得等到下次遇見安樂仔時才會知道吧,暫且先享受一下這趟債券放空的喜悅,小黃自己偷偷地在外頭承作了一億的保證金交易,由於保證金的信用槓桿相當大,他不敢持有太久以免夜長夢多,結算下來自己大約賺了兩百萬,這是他有史以來個人投資獲利最大的一筆買賣。

 

   每三個月一次的時間還沒到,小黃習慣會去那間三個月才出現一次的超商的空地晃一晃,這天傍晚不知不覺地晃到南京東路棒球場附近,遠遠看到小昕在入口處排隊,正愁沒有機會替幫忙自己隱瞞交易的她道謝。

 

  「小昕,你來看棒球啊?」小昕從學生時期就是味全龍球迷。

 

  「今天是第四戰,我來替味全龍加油。」只要找棒球當話題,小昕的話匣子就會打開。

 

  「順便幫我買一張,我們一起看吧!」小黃看看四周確認她沒有攜伴之後開口。

 「拜託!冠軍戰的票早就預售一空了,我只是在這排隊取票,你殘念吧!」 

 

  「不是聽說有黃牛票嗎?」小黃掏出錢故意東張西望想要吸引黃牛上前兜售,好不容易有機會和小昕單獨相處,在怎麼貴的黃牛票也甘願。

 

  「別費勁了,聽說黃牛票都被搶光了,今天是第四戰,要是味全贏了,就沒有第五戰了,連黃牛自己都想進場看啊!」小昕對於能夠搶到第四戰的票感到洋洋得意。

 

  「第四戰?最後一戰?」 職棒冠軍賽採七戰四勝制,除非味全龍前面連贏三場,否則肯定會有第五戰才對,但小黃越想越不對,昨天晚上才在新聞上看到兄弟象已經兩勝一敗,怎麼小昕說是味全連贏三場呢?

 

  「不對啊!兄弟已經贏了兩場了啊,妳會不會搞錯了。」

  「沒常識也要看電視,你才搞錯了,兄弟那種肉腳隊,要不是下半球季時報鷹陷入假球疑雲,導致主力選手大量流失,哪有兄弟隊晉級的份呢!」

 

「兄弟象不是弱隊啊,它不是有巨砲李居明、王光輝以及巨投陳義信嗎?」小黃如果沒記錯,前兩年的冠軍都是兄弟隊。

 

「你到底有沒有在看棒球啊,它哪有什麼明啊、信義啦,兄弟隊沒有這些選手啊!」小昕狐疑地看著小黃。

「李居明王光輝陳義信什麼時候離隊了?他們是兄弟的招牌明星啊!」

 

小昕白了小黃一眼:「我從小看棒球到大,我們台東就出了好幾個職棒明星,但我從來沒聽過那三個人,你該不會是講韓國職棒吧?我要進場了,明天上班再聊吧!」

 

從小到大從少棒看到職棒,幾乎都是李居明等球星陪著球迷長大的,怎麼可能?小黃實在不信邪,特意去買本兄弟隊的年鑑,果然沒有這些球星,而且從職棒元年起就不曾出現這些名字。

 

這次犯傻的時間比較短,小黃恍然大悟,原來這一次消失的是這幾個棒球選手,不禁地鬆了一口氣,和魔鬼作交易,付出的代價竟然只是消失了幾個棒球球星,相對於自己的獲利,別說幾個球星,就算兄弟象隊整隊消失,對小黃也無傷大雅,反正世界上消失了一支球隊自然就會有另一支球隊遞補,沒有兄弟象,自然就會有姊妹貓咪隊、姑嫂狐狸隊吧。

 

果然,味全龍四戰全勝橫掃兄弟,對棒球並不著迷的小黃,沒多久就淡忘了這件事情,直到幾天後,在辦公室發呆的他突然接到醫院的電話,原來是自己弟弟受傷住院沒錢付醫藥費,小黃就這麼一個弟弟,退伍後無所事事遊手好閒,三不五時就來向小黃伸手借錢,雖然金額不大,每次要個一兩萬塊錢,但這個弟弟可說是讓小黃傷透腦筋。

 

到了醫院一看,弟弟被人打傷,住院兩天也無大礙,付了幾千塊錢的醫藥費就把他領出院。

「你怎麼受傷的,看樣子好像是被人打的。」

「嗯!」

 小黃看著沉默不語的弟弟,雖然有點於心不忍,但瞧這傷勢恐怕並不單純,且一向多話的弟弟,此時居然完全不發一語,從小一起長大的小黃一看就知道弟弟又惹出什麼禍來。

「到底怎麼回事?」

 

 一問才知是弟弟跑去簽職棒賭盤,一口氣輸了一百多萬,組頭很快地上門追債。

「夭壽!你怎麼跑去簽賭,而且還簽一百多萬?」

 

「這也不能怪我,這次組頭在冠軍賽前開了一個賠率十倍的盤,前四場冠軍賽,兄弟隊只要能贏任何一場,就可以一賠十,我心想兄弟再爛也總會贏一場吧,況且站在聯盟票房收入的立場,也不會希望四場就結束,再怎麼樣也會讓兄弟贏一場,結果~~

 

兄弟倆雖然一個積極向上,另一個遊手好閒,但兩個人的賭性其實都很強,只是一個賭債券,另一個賭職棒而已。

 

「輸了一百萬,心想乾脆跑路算了,況且組頭是國民黨的議長,白道追債應該比較斯文才對,沒想到還沒走到巷口就被他們堵住,除了把我打一頓外,他們還放話說如果找不到我,就會去銀行找幹科長的哥哥.....」弟弟越說越小聲,低著頭不敢看著小黃。

 

該來的還是會來,小黃把整件事情想了一遍,要不是自己接受安樂仔的交換條件,兄弟象的明星球員就不會消失,如果李居明陳義信等主力球員才存在,兄弟隊再不濟也不會被橫掃剃頭,而整個時空尚未改變之前,兄弟象在原本的時空的前三戰還贏了兩場,只是小黃的交易改變了時空,也改變了歷史,間接造成自己弟弟簽賭輸了一百多萬。

 

自作孽不可活,小黃嘆了一口氣,只好帶著自己弟弟到銀行領出一百多萬幫他還債。

「聽著,這是我的老婆本,還了債之後,乖乖地回高雄老家去爸爸的鐵工廠幫忙,如果還給我惹什麼麻煩,我會親手把你打死,知不知道?」

 

本來計畫用這次賺到的兩百萬當作買房子的自備款,歡天喜地的小黃好像鬥敗的公雞,整個人宛如洩了氣的皮球,他弟弟見狀想要安慰幾句,小黃又嘆了一口氣對他吼著:「你錢拿了就滾吧!」

 

賺了兩百萬,卻從弟弟身上吐回一百多萬,往好處想,如果自己弟弟這次能夠記取教訓徹底浪子回頭,也不算白忙一場吧。

 

回到辦公室,底下的交易員急著衝出來對小黃說:「有一位自稱河馬的王聖憲先生留話好幾次,說他會在對面巷子咖啡廳等你,還要我轉告台南信合社有事找你。」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340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ime678
  • 跑第一
  • cpteoh10
  • 上班也在追.沉迷了
  • 艾斯~冰
  • 當年的龍象大戰,真是經典了!
  • ohmywoods
  • 後來味全跟時報還真的消失不見了。
  • markbaly
  • 這真的是蝴蝶效應,
    改變了A就會牽連B、C、D跟著變動...
  • jack71
  • 任何事都有代價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