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客室內已經坐著一排表情嚴肅的客人,羽二重公司一共來了四個人,臉上全部沒有笑容,坐姿筆挺比軍人聽訓的時候還要拘謹,眼睛的視線也像用尺量過一樣筆直地注視著前方,葉國強忽然有置身在蠟像館的錯覺。

 

他們四個人看到葉國強史坦利等人走進會客室,用一種類似閱兵的軍儀模樣直挺挺分秒不差的一起站起來。換名片-鞠躬-鞠躬-換名片,他們早就打聽清楚葉國強公司的職稱頭銜,依照地位高低分別行了不同角度的鞠躬禮,以前搞不清楚這種鞠躬盛宴,不得不耐著性子和對方一直互相鞠躬下去,但最後終於搞搞,主人只要行一次鞠躬禮,客人要行兩次禮,客人回禮之後,主人必須示意請對方坐下,否則會鞠躬鞠到天昏地暗、腰部不適。

 

通常日本商人急便在正式簽約之前都會扯一堆毫無邊際的客套話場面話,彷彿他們是來認識朋友的,談生意與簽約只是恰好不小心談到的話題。

 

有意想要強勢主導會談的葉國強不等對方開口扯淡,直接破口而出:「在簽約之前,我希望先有個非正式的備忘錄談話會,大家盡可能別太正式,談話會不錄音不做議事錄。」

 

「我希望正式會議全程用英文、中文與日文三種語言,這樣才會彼此了解合約上頭的法律精神。」開口用中文講的是羽二重公司的副社長二重靜子,中文說得還算流利。講完後旁邊的部長立刻用日文與英文同步翻譯。

 

羽二重公司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商社,創辦人二重太郎已經在兩年多前過世,目前由二重太郎的太太二重羽子擔任會長(等同台灣董事長職務),但二重羽子年事已高,且長年臥病在床,實際經營由長子二重星方擔任社長,三女二重靜子擔任副社長,經營的項目包括棉被、成衣、襪子等棉製品,業務範圍除了日本以外,主要外銷地區為中國和香港,棉被在日本關東地區的市占率是第一名,其生產的棉製品在中國市場排名第五,也是中國市場最大的外資棉製品公司。

 

「副社長的中文十分流利呢。」史坦利恭維了幾句。

 

「我們公司的業務有五成在華人地區,所以我們公司上上下下都必須會講中文,其實還不包括普通話,我們公司的員工還有廣東話、台語、客家話和上海話的人才,最近為了開拓青島市場,還聘請了幾個會講山東話的新進員工呢!」羽二重的部長接了史坦利的話,日本傳統商設很重視階級對等,會談的對手是什麼層級,就會由公司內相似層級的人員回答。

 

二重靜子年紀五十好幾,臉龐略顯福態,一雙很典型的東洋鳳眼,眼睛四周看不出五十好幾年齡會有的皺紋,只有些許很不明顯的細紋,化妝相當精細大方,口紅刻意用比較淡的底色,粉底鋪得很均勻,均勻但卻不刻意,相信是透過專業美容師的手,從她的妝扮可以顯示出她對這場會議的用心。

 

「很感謝貴社願意和我們seven star簽訂金額如此豐厚的委託合約,我僅代表公司全體上下對貴社致上敬意。」葉國強刻意地用上了最高級的敬語回二重靜子的話。

 

話鋒一轉葉國強用突襲的方式直接表態:「只是很抱歉的,本公司由於規模能力有限,無法接受貴社每年高達五億美元的代操委託....」說完後起身向二重靜子深深鞠躬表示道歉。

 

突然聽到被婉拒,二重靜子似乎有點不知所措,這完全在他們之前的沙盤推演之外,一時不完全沒辦法招架

 

坐在一旁聽到這番話的沙織有些按耐不住脫口而出:「專務....」史坦利伸出手壓住沙織的肩膀,暗示別打亂葉國強的布局,二重靜子默默地把沙織與史坦利的舉動看在眼裡,心中似乎有了另外的盤算:「你們公司需要更多人手嗎?如果是人手的緣故,我們公司可以派交易員常駐在這裡。」

 

聽到這個回答,葉國強了然於胸,看起來對方是有非和自己簽約不可的壓力,但可疑的是,給訂單的人竟然比接訂單的人承受更大壓力,更何況,這種代操委託契約,別說東京,全世界幾大交易所,只少有幾百家金融業可以接受委託,而偏偏她們非得找上seven star這家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小的期貨交易商。

 

二重靜子默默地等待回覆,她依舊坐姿端正,腰桿依舊挺得筆直,膝蓋夾得緊緊的,雙手鎮靜地擺桌上故意抓著電腦滑鼠。

 

「謝謝副社長得好意,我想我們公司絕對應付的來任何客戶委託,只是我明白你們為何要找上我們公司?既然這是個為期三年每年五億美元委託的長期合作,我想要知道客戶的操作與交易企圖。」葉國強用暗示的口吻表達是否合法的擔憂。

 

「我可以體諒專務對適法性的憂慮,但契約中也已經載明得非常詳細,莫非專務還沒有看過我方擬好的契約草案嗎?如果是這樣的話,請我們公司的法律顧問向你們作更詳細的說明.....」二重靜子反將一軍暗諷葉國強沒看過契約。

 

葉國強向對方的律師揮了揮手勢表示請坐下:「二重副社長太小看我了吧!」直接把對方的暗諷攤開來。

 

   「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我向您保證,真的沒有……」

 

「我們如果搞不懂自己和客戶之間的真實處境和合作基礎,寧可不簽約。」葉國強說完後雙手抱胸還故意看著手錶,姿態擺得相當高。

 

很少碰到這種在日本商場碰到這種一付擺爛姿態的對手的二重靜子,只好屈服的問著:「我得請示一下我們公司高層。」

 

葉國強嘴角一動露出很細微的笑容,轉過頭對沙織說:「請妳待客人到另外一間會客室,讓他們方便打電話請示。」

 

沙織站起來對著二重靜子深深鞠躬:「請往這邊走。」

 

十分鐘後二重靜子再度走回會議室,神情嚴肅地說:「我方答應告知簽約的秘密原因,但我要求,第一你們必須先簽保密協定書,第二你們在座只有史社長與葉專務在場。」

 

沙織聽了之後鬆了一口氣,彷彿這筆生意帶給她的獎金已經入袋為安了。但她萬萬沒想到葉國強竟然回答了下面一句話:「很高興你們願意用誠懇的態度面對我們這家小公司,但你們提的三個條件,我答覆如下,我先知到箇中原因後再簽保密協定,第二在場人士必須涵蓋我們公司的交易長沙織小姐,第三是委託金額必須從每年三億美元提高到三億五千萬美元。」

 

既然耍無賴就乾脆一股作氣地賴皮到底吧!葉國強一付死豬不怕滾水燙的交易員模樣。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