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虛線的惡意

 

作者:野澤尚

 

       會知道野澤尚(1960~2004)這位已故日本作者是因為他的《深紅》一書,他擅長描寫人性中的「惡意」與人性本惡的一面,本書《虛線的惡意》毫不例外,野澤尚依舊是想要藉由電視台的運作來闡述人性本惡的一面,所謂的「虛線」意指電視影像的虛假,藉由強力、簡單與煽動性影像聲音的表現來誘導觀眾的思考。

 

        本書《虛線的惡意》獲得1997年第43次江戶川亂步賞,比野澤尚最顛峰的兩部作品沉睡森林》(1999年發表)與《深紅》(2002年發表)更早發表,所以比起《沉睡森林》與《深紅》,本書確實比較生澀也比較薄弱。

 

       沒有錯!對於強勢的電子媒體的批判與檢討乃是高舉「道德正確」大旗,如果閱讀本書是抱持著對電視新聞的戒慎恐懼與省思角度,本書的內容確實暴露許多電子媒體卑劣的行徑,然而別忘了,本書出版時間是1997年,當時社會風氣不論是台灣還是日本,仍然是熱烈擁抱電子媒體的年代,所以當年野澤尚以電視圈內人(他本身也是電視劇的編劇)的身分寫下批判電視新聞操弄觀眾的虛偽行徑的小說,當然有其時代意義,然而時至2014年的今天,相信絕大多數人早已對電視新聞的操弄已經了然於胸,電視新聞操作手法也早就被收視大眾所識破,所以本書的內容在今天讀起來,坦白說並沒有什麼衝擊性。

 

       小說都有其時代性,且隨著文學界不斷地挖空心思創造各種小說題材,多數的現代小說都比昔日的經典來得精彩,只是許多學究不承認罷了,文學與科學一樣,新的東西奠基在昔日的發明或經典,也許昔日的經典宛如高樓地基,宛如讓後進站立的巨人肩膀,但舊日經典就只是舊日經典,許多人對於經典的推崇多半只是對懷念自己逝去的往昔過往,多半只是難忘當年閱讀經典時所獲得的喜悅,但對於新一代閱讀者而言,他無法也無須經典作品產生相同共鳴。

 

       我並非文學出身,所以完全站在現實的大眾通俗口味的閱讀立場,並非所有的人對於閱讀都想高舉正確大旗,也不是所有閱讀者都想細細品味字裡行間的韻味,脫離時代背景的時代小說很難讓身處2014年的我對1997年的寫實小說產生多少共鳴。

 

       女主角瑤子是個電視新聞節目的剪接師,透過她的剪接編輯,讓新聞從傳播業變成製造業,迷失於自我意識膨脹以及自認正義化身的她,卻陷無辜新聞當事人基近萬劫不復的慘狀,雖然控訴性很高,但故事合理性偏低(電視台或許會造假,但根本不會放任剪接師去造假),加上故事有點拖泥帶水以及「轉得太硬」的結局,整體閱讀樂趣不高。

  

      評:三顆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