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記:

  南台灣淹水的當天,我人在屏東萬丹老家。眼看著大水淹到我家院子,心中的驚嚇幾乎無法壓抑。我心想,災情肯定嚴重到無法想像。

  但是這幾天與很多朋友談起災情,儘管媒體已經這麼大篇幅的報導,我遇見的臺北朋友卻都充滿冷漠的態度。有的人說,遇上天災,請乖乖認命;有的人說,臺北無風無雨,你叫我們怎麼想像?有的人則說,媒體當然挑嚴重的報導;甚至有人說,全國文官體系早就癱瘓,這樣的救災速度已經很快了,你到底在期待什麼?

  我在期待什麼,又能期待什麼?我只是一直想不懂,為什麼臺北人都這麼冷漠,完全無法理解身陷災區的人的心情?臺北人怎麼會以為,臺北沒事,全台灣就沒事?

  我家上次淹水,是八七水災的時候,整整五十年前。據長輩說,當時全村都是低矮的平房,大水淹到幾乎一個人高,只有幾戶人家沒有淹到水,村子裡的人全都搭著竹筏,到這幾戶人家家裡避難,擠不下的就只能待在自家屋頂淋雨。我阿公大概被淹得很不爽,水災後,駕著牛車,每晚到河邊挖土,花了一兩年時間,把老家那塊地填高了一兩公尺。也就是說,老家的那塊地,比整個村子高出許多。

  我今年三十六歲,老家經歷了多少風災、水災,完全沒事,所以完全無法想像我家會淹水。八月八日一早,當我看見大水淹到院子,幾乎嚇壞了,震驚的程度恐怕超過臺北人看見忠孝東路淹水時的反應。大水淹到我家院子,表示整個村子都泡在水裡了。村外靠溪邊的堤防,這兩年也才剛翻新加高,我家院子有水,如果不是堤防崩潰,就是下游淹得太高,水根本排不出去。

  下游是哪裡?新園鄉的港西村、鹽埔村,以及到東港鎮。果然,我一進屋子,打開電視一看,這些地方都淹了。「明星淹水區」林邊鄉,可能至少會淹一層樓。電視新聞跑馬燈還寫著,萬丹鄉內灣村撤村。我有親戚住在那裡,八七水災時,那裡沒淹到,這次居然高屏溪潰堤,整個村子淹到要撤村,表示南台灣的災情真的超乎想像,尤其是上游山區的部落,災情肯定超過歷年。南部的偏遠鄉村、山區部落,大部分居民都是老人和兒童,大水一來,不淹他們,淹誰呢?

  這些事情連我都想得到,為什麼別人想像不到?八月八日淹水當天,接到很多電話,知道我老家在屏東的朋友,看了電視紛紛打電話來關心。當時我就說,好幾個鄉鎮泡在水裡,災情比電視報導的還嚴重,因為記者絕對進不了災區。一個也是媒體工作的長輩,直覺反應說:「唉呀!媒體通常挑嚴重的報導,你別想太多。」我自己也做媒體工作,分得清親眼看到的和新聞報導的差距。

  經過了一個星期,電視天天大篇幅報導,但是幾天來和朋友討論災情,所有是「臺北人」的朋友,全都無法理解我描述的情況,更別說了解人在災區的心情,甚至認為救災已經很快了。我終於了解,原來整個政府從總統以下的每個人,都是用這樣的心態在看整個南部災情,難怪救災速度緩慢到令人見一次罵一次。

  有「臺北人」朋友說,為什麼不相信?因為狼來了效應。也就是說,媒體播太多災難,每次都把災難放大,大家都感覺疲勞了。也有「臺北人」朋友說,這就是天災,你只能放過你自己。也有朋友說,當台灣邁向進步的社會,就會像歐洲國家一樣,政府的功能很小。甚至當屏東縣副縣長在電視上說,需要很多的膠舟、膠筏,災區以外的全國人民,居然沒有人相信災情嚴重,也沒有身在臺北的官員想到,海軍陸戰隊就在左營,膠舟要多少有多少。更實際的數據是,南部水災的國內賑災捐款,只有四川震災的幾分之幾。

  臺北人為什麼這麼冷漠呢?想完整個事情,我依然無法理解。但是我知道,南部,就只是臺北的南部,過了淡水河,就是南部。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