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睡了一覺,過了一兩天後,這件事情依舊纏繞在小黃的腦海揮之不去,如果選擇相信,但理由實在太過荒誕不羈,且如果收回對國票的債權,也很難找得到如此高收益的投資標的。然而要是置之不理,萬一這一切都是真的,三個月後真的發生票券公司掏空的弊案,除了公司無法承受幾十億的損失部位外,自己很難置身事外,輕則丟飯碗永遠無法在金融業立足,重則吃上官司。

 

   而且,實務上要在短短的兩個多月內收回三十億的短期票券的投資,除了會與相關的人扯破臉外,銀行也得承擔提前解約的利息損失,因為與國票來往的短期票券投資當中,有一部分的到期日是在三個月以後,想提前解約這批期限比較長的票券,雖然不至於讓雙方走到法律程序,但困難度有點高。

 

   小黃召集了底下幾個交易員討論這事情,當然他必須小心翼翼地用旁敲側擊的方式,公司很小,金融市場更小,自己想做些和尋常交易不一樣的舉措,鐵定會激起許多不必要的騷動。

 

   「你們會不會覺得我們投資票券的部位,有過度集中化的風險?」小黃先拋出這個議題。

 

              一直對國票板橋分公司的來往有意見的小茹率先響應:「我早就建議了許多次,我們銀行的票券的投資部位不過才90億,但是單單一間票券公司的小分公司就超過三十億,根本就很不合理,稽核那邊一直警告我,要趕緊改善,否則不排除會在稽核報告上大作文章。」

 

               雖然銀行的稽核風險控管部門的功能只是聊備一格,但如果被稽核科長在報告中寫上一筆,對於升遷還是會有一定的影響。

 

                 小黃聽到稽核兩個字,彷彿找到救星,於是順著這話題繼續問下去:「稽核報告什麼時候會出爐?」

 

               「四天後!」

 

             「既然如此,我們應該還是朝著降低與國票板橋分公司的交易部位去作,否則大家的年終獎金說不定會縮水。」

 

              另一個比較重視績效的交易員有意見:「可是一旦降低這批高收益的部位,我們一年可能會少賺兩千多萬。」

 

              小茹不甘示弱地回擊:「就算有投資績效,如果被稽核黑上一筆,再多的獎金也只是看得到吃不到的紙上富貴。」

 

              「放心啦,稽核那邊,王副總會擺平,大家都是同事,他們的獎金也是靠我的交易賺來的啊,況且林挺嘉科長不也是我們科長的同學嗎,怎麼可能痛下毒手。」意見不同的雙方激辯起來。

 

          「好!會議就到此為止,先暫時採取小茹的部分意見,今天到期的兩億與明天到期的三億的國票票券部位就不再續作,先降低一些部位後再說。」小黃作了裁示。

 

              小黃不打算一口氣在短短的幾天解掉三十多億的部位,如此的大動干戈並非明智之舉,先小筆小筆地收回一點部位,看看對方的反應,反正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可以調整。如果對方真的有搞什麼掏空,幾億的部位的回收勢必引起對方的調度困難,一旦調度有困難,對方一定會用盡辦法來說服,希望別抽他們的銀根,甚至會有檯面下的請託。如果對方沒有見不得人的勾當,憑國際票券那麼大的一家金融業,小小分公司出現幾億的資金缺口,對於他們總公司的調度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

 

    更何況,小黃還有第二招。

 

    果然如小黃的預料,對方的楊姓交易員下午就打電話要來拜訪,而且還是希望在公司後面慶城街巷子內的某日本料理餐廳的隱密包廂內。

 

      基於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理由,小黃婉拒了對方的邀請,而改派小茹等三位負責票券的交易員赴約,一來是三個人前往,萬一對方想用什麼檯面下的金錢攻勢,也會投鼠忌器,二來萬一真的爆發什麼事情,未來真的被調查的話,不在場的自己也比較容易全身而退。

 

      四兩撥千金地把麻煩偷偷轉嫁給下屬,小黃能在短短幾年就幹上科長也並非白混的。

 

     小黃自己可不能若無事是地坐以待斃,等到下午交易工作告一段落後,他悄悄地敲了阿嘉的辦公室。

 

       「同學,小黃大科長,很難得你會跑到我們這種冷門的風控衙門,有什麼好康的要報給我嗎?莫非有什麼明牌。」 正在吃炸雞配下午茶的阿嘉知道是小黃敲的門,不避嫌地繼續啃他的雞腿。

 

  「當然是有正經事,要鬼混閒聊的話就直接約外面了。」

 

         「難道是關於雪兒把你的功勞都搶光的委屈嗎?」阿嘉以為小黃是想來找他報怨的,昨天雪兒他們一回來,今天一大早就公布與日本山總證券合作案有功的相關人員的人事獎勵公告,除了日本分行的同事,財務部只有王副總自己給自己記功,以及雪兒因功加薪8%,從頭忙到尾一手包辦業務的小黃,從旁協助的史坦利和阿嘉,根本好像空氣一樣,完全沒有出現在獎勵名單中。

 

         「看開一點啦!你又不是第一天上班的菜鳥。」阿嘉只要有美食可吃就可以看開一切。

 

           「聽說你還被迫吃鰻魚飯啊!幸好我沒一起去。」阿嘉一講到鰻魚,整個人就嚴肅起來。

 

            「我有事情拜託你,聽說你對於我們台幣交易科的部位有意見,特別是國票板橋分公司的那部分?」小黃開門見山地說。

 

             「別擔心,我只是嚇唬嚇唬你底下那些小交易員,你知道,幹我這種風控稽核與電腦作業的,總得裝樣子樹立一點小權威,放心啦!不會寫什麼不利於你的報告啦,更何況王副總也交代過我。」 

 

   「你別誤會,我不是要來向你關說,我反而是希望你把這件事情寫進報告,而且務必要寫成嚴重疏失限期改善,可以的話,還在報告上建議要記我的過。」

 

      一聽到這個要求,阿嘉嘴巴裡的雞腿吐了出來了,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眼前這位是不是已經瘋了的同學。

創作者介紹

黃國華耕讀筆記 340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ndywhit
  • 比追劇還興奮!劇情張力愈來愈精彩!
  • jack71
  • 人性在利益中的糾葛。繼續看下去。
  • watercfo0122
  • 好看 劇情曲折 每天都期待
  • allenk0007
  • 一步錯就是萬丈深淵欸
    現代版宮廷官派鬥爭?
  • tmot2006
  • 小黃帥啊~~~~
  • erasmus708
  • 稽核這招不錯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